八一中文網 > 其他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零三十六章 新的方向
    實際上現在就算是陳曦不說,諸葛亮也變得慎重了很多,因為羅馬-安息一戰的場面諸葛亮已經詳細的分析過了。

    哪怕是在雙方大戰之前,諸葛亮就有了心理準備,但是在看到真正的那一戰,諸葛亮的神色還是難看了很多。

    不管是羅馬,還是最后極盡升華的安息所展現出來的水準都超越了諸葛亮之前的估計,哪怕是在夢中驚悸蘇醒的時候,發現一個個驚人的天賦出現在天賦之中的時候,諸葛亮就有了直觀的感觸,但是等真正看到那一戰的時候,諸葛亮面露凝重之色。

    強的有些出乎預料了,哪怕是之后收到了關于奇跡的描述,諸葛亮也陷入了深思。

    畢竟三天賦和軍魂合攏這個,高順并非是沒有實驗過,張遼麾下的狼騎本身就被高順拿去實驗過了,一開始確實是成功了,但接下來發生的情況下卻是,新并入的狼騎隨著時間的流失自然的開始衰退。

    那個時候諸葛亮便猜測是所謂的奇跡并不可能長時間維持,或者說是需要長時間維持的話,對于軍團本身的素質和意志都需要極高的要求,最低也要這些東西本身就是自身所誕生的。

    簡而言之,諸葛亮估計,靠著候補的方式,絕對沒有辦法將軍團往前再推進一步,達到所謂的奇跡層次。

    再一個便是,漢室的軍魂,大概是沒有那道屏障的,不管是高順的陷陣,還是神鐵騎,恐怕都沒有所謂的壁障。

    因為最明顯的一點就是,這兩個軍魂軍團使用軍魂的方式過于簡單粗暴,與其說是各種輔助技能,還不如說是,他們直接將軍魂作用于自己,進行極限的強化。

    單就諸葛亮從影像之中看到的情況而言,如果第十騎士暴走的時候,一只腳踏在了內氣離體的界限上,或者是依靠某種手法強行擁有了和內氣離體在云氣之下近乎相當的戰斗力,如果以這個層次來劃分奇跡的話,陷陣就可以不用劃分了。

    必然是奇跡狀態,因為陷陣不需要那些約等于,近乎,相當等等這些形容詞,陷陣可以再必要的情況下,強行直等于內氣離體,而且不是依靠組織力和配合而擁有這個層次的戰斗力,而是簡單粗暴的硬實力直接從這個層次抵達到另一個層次。

    莫名的諸葛亮也明白了為什么先漢的傳承軍魂羽林衛死死的賴著陷陣不走,怕是因為兩者合并能真正達到當年建立建章營騎時的目標吧,畢竟羽林衛畢竟是仿霍嫖姚親衛的產品,只不過是劣化版本。

    如果說以前諸葛亮還認為這個說法有問題的話,現在看了羅馬-安息的戰爭,諸葛亮基本確定,霍嫖姚親衛絕對是完整版本的奇跡,既不是圣殞騎這種初步登臨的水平,也不是第十騎士這種半吊子,而是完完整整,直接代表整個時代天花板的最強軍團。

    只有這樣的層次,在其劣化之后,才有可能抵達軍魂水平,不過這樣的話大概有就會有一個非常大的缺憾,那就是從塑造出來,一直未曾登臨的的最終極限,進而也才有了羽林衛的傳承必須要獻祭一個軍魂才能完整復蘇。

    也即是說,漢室從一開始就窩著通往最終極狀態的門票,只是前輩大爺們習以為常的將后人不當人看,順手給挖個坑,然后丟下去。

    現在的問題就在于這一點了,門票有了,獻祭的對象也有,祭天之后,哪怕是沒有辦法塑造一個直等于當年霍嫖姚的率領的無敵親衛軍,恐怕也絕對不會弱于第十騎士。

    只是諸葛亮估摸著歷代知道這件事的人絕對不少,但到現在依舊沒做,恐怕也是因為他們不屑于如此。

    這個時代的問題,由我們這個時代的人來解決,前輩古人,圣賢先祖,還請諸位躺好!

    諸位的遺澤還是請不爭氣的后輩去使用吧,我等不需要,甚至更進一步,恨不能生在與圣賢先祖一個時代!

    諸葛亮就不信后漢那些名將能看不出來,更不信那種恐怕同樣一個腳踩上去,近乎登臨絕頂的名帥不知道這件事,恐怕那些能走到那一步的人都有著近乎和他現在一樣的自尊。

    非是我等不如,只恨未能與諸位先祖圣賢同臺競技!

    很自然的諸葛亮在猜測出來結果之后,就默默地將這件事當作不知道,反正漢室軍魂的路本身就是平,不知道是那些前輩硬生生將往前的路打通了,還是因為一些其他的原因,反正邁步向前并沒有困難。

    既然如此,何必急于一時,豈能讓九泉之下的先祖圣賢小視。

    諸葛亮抱著這種心態,看完之后,什么都沒說,然后默默地等待阿爾達希爾的到來,別無選擇,除了他這里,阿爾達希爾恐怕別的任何地方都不會去,不是求取庇護,而是為了復國。

    “孔明,你這兩天不好好批閱公文,天天走神啊。”李苑端著一盅雞湯放在諸葛亮的桌子上,面色溫和的說道。

    “我在等人啊。”諸葛亮看著李苑,伸手將雞湯端了過來。

    “我知道你在等阿爾達希爾啊,只是我覺得,這么長時間了,他如果來了,恐怕一切的心理準備都準備了,不可能再像之前那么沖動了。”李苑拉開椅子,單手撐住自己的腦袋,神態輕松的說道。

    “大變之后,沒有了沃洛吉斯五世,他自然會思考其他的問題,不再以臣子的角度去思考,而是從國家的層面,從自己的層面去思考問題,這是他必須要要做的事情。”諸葛亮也沒有掩飾的意思,這些事情不是機密,更合理李苑自己也能分析出來。

    “既然你都知道了這些,為何還要在這里等他。”李苑往外瞟了一眼,看到某個身影轉身離開,不由得笑了笑,果然很開心。

    “等他來,等他的答復,最后再爭取一下,如果可以的話,我并不太想用動用武力,他是一個人杰。”諸葛亮眼珠子一動,并沒有抬頭,但是卻像是感覺到了黃月英離開時的眼光,輕輕的搖頭。

    “能打過他嗎?”李苑好奇的說道。

    “現在打不過,但是他不會動手,他應該會邀請我,就如同我邀請他一樣,可惜道不同啊!”諸葛亮面上明顯的浮現了一抹可惜的神色,實際上到了現在阿爾達希爾還沒出現,諸葛亮便明白了一切。

    如果羅馬-安息一戰結束之后的第一時間,阿爾達希爾就跑過來請諸葛亮幫忙的話,諸葛亮收服阿爾達希爾的可能性還有一半以上,但是現在,經過了這么長時間,對方還沒有來,其實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對方是真的想要復國。

    既然是真正的復國,而不是因為沖動或者其他原因的話,那么這么長時間阿爾達希爾應該已經想明白了一切,也已經有了覺悟。

    畢竟完全依靠國外的力量進行所謂的復國,最后的結果不過是一場白日夢,一個對于自己內心安撫的幻影。

    阿爾達希爾既然是人杰,那么到現在他應該已經明白了,如果要復國,要真正復國的話,需要什么,不是依靠盟友,外邦,而是依靠自己,依靠信任自己的人民,而這就是最大的不同。

    前者有收服的可能,后者乃是背負國家前行,絕無可能收服。

    “我記得你挺欣賞他的,為什么不試試用現實教育他呢,說不定能成功啊。”李苑起身走到諸葛亮的身后,幫著伸懶腰的諸葛亮捏了捏已經有些僵硬的關節,然后輕聲說道。

    “一個背負著帝國前向的人,連現實都不敢面對的話,何必選擇這條艱難的路線呢。”諸葛亮輕嘆道,然后將一小盅的雞湯全部喝完將李苑打發走了,而后黃月英有些氣惱的出現在了諸葛亮面前。

    “好了,別生氣了,師姐是故意的。”諸葛亮一邊整理公文,一邊安撫道,“她的性格你也很清楚的。”

    黃月英在自己的腦海里面默默地給已經畫了一堆×的李苑再次畫上了一堆×,感覺對方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不讓自己舒服。

    “我知道。”黃月英也沒有發脾氣的意思,面色也只是做給諸葛亮看的,反正和李苑鬧不到一起去,所有人都知道。

    “別生氣了。”諸葛亮伸手將黃月英煮好的湯也喝掉,謝天謝地雙方都不是為了那諸葛亮斗氣,全都是小份的,所以倒也沒有什么壓力,“你那邊最近解決了嗎?”

    “解決了,剩下的去找那位就可以了。”黃月英一挑眉,略有些得意的說道,但是說起李苑終歸還是有些煩躁,“唔,打算嘗試列裝一部分,我這邊已經解決了零件通用性的問題了,生下來就是規格精度了,應該問題不大。”

    “嗯,那就好,這邊需要布置上一支精銳軍團了,而且羅馬那邊怕沒有那么簡單。”諸葛亮輕聲的說道,和袁家那邊的輕松不同,哪怕是有馬超的情報,諸葛亮依舊做出了不同的判斷。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