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別碰那部手機 > 第10章
    暮色像一張灰色的大網,悄悄地撒落下來,歐曼經典花園錯落有致的一排排別墅顯得格外寂靜。

    看到女兒房間亮著燈,陳瑩敲了敲門,“瑤瑤,都12點了,你還不睡覺呀?”

    “哦,我在敷面膜呢。”

    “早點睡啊!”

    “知道了,媽!”

    林水瑤隨口敷衍道。

    她的作息時間十分規律,很少出現12點還不睡覺的情況,但今天是個例外。

    “怎么還不更新呀?快要急死人了。”林水瑤捧著手機,不時地看上一眼奇點閱讀的APP,就像強迫癥一樣。

    在大多數人印象中,女孩子都比較膽小,看見蟑螂蜈蚣會嚇得跳起來尖叫。

    但有一部分女生偏喜歡看恐怖小說,因為她們一般相比男生都太習慣了安靜,所以看恐怖小說或電影能夠強烈感受到精神上的刺激。

    林水瑤就是這樣一個女生。

    你問她股權投資有哪些風險,她會告訴你波爾多的紅酒應該怎么喝。

    但你要問她介紹幾部恐怖小說,她一口氣能說上十幾部,連作者筆名都不帶記錯的。

    正好這陣子書荒,她百無聊賴地去掃了眼新書,竟然發現一本超贊的幼苗。

    林水瑤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激動,她已經很久沒看到如此驚悚的小說了。

    這部書的名字就是《我的故事不恐怖》,作者筆名‘放開偉哥’。

    雖說是個新人菜鳥,這文筆真是驚艷的沒話說。

    林水瑤只看了前3章,她立刻就被劇情深深地吸引住了。

    白雪在父親的家暴中含恨而自絕,化作七煞兇靈,她會去報復那個拋棄了自己的親生母親嗎?

    后來怎么樣了?

    你倒是快點兒更新呀!

    林水瑤急得快抓狂了,忽然,手機屏幕上彈出一條消息。

    ‘您收藏的《我的故事不恐怖》發布了最新更新。’

    林水瑤的小心肝兒一跳,看標題似乎是一個新故事。

    她整個人都縮在被窩里,手機屏幕照著她驚恐的臉。

    那些樸素的文字,開始一個字一個字地在她眼前跳躍……

    【第4章,午夜服務員

    那天,我打車到小區樓下的時侯,已經快凌晨了。

    我們這行看著光鮮亮麗,又有多少人知道空姐的辛苦?

    基本上,我工作的時間都在出差,十天半個月才能回一次家,每次回來都差不多凌晨了。

    我住的小區比較偏僻,空蕩蕩的街道上有些冷清,這個時間除了酒吧和網吧,多數店鋪都已經關門。

    一陣夜風吹來,

    我不禁打了個冷戰,忽然感到肚里饑腸轆轆。

    想起家里好像沒什么吃的,正好樓下有間干鍋鴨頭店。

    這是我經常光顧的店鋪,干凈衛生,菜肴非常有特色。

    一想起那美味的鴨頭,我就忍不住口舌生津。

    然而當我走進這間店鋪后,迎接我的不是服務員的熱情招呼,而是冷言冷語:“我們快下班了!”

    “現在不是還沒下班嗎?”

    我順勢找了個位置坐下,“不行的話,我打包帶走也可以!”

    “哎呦,來客人了,吃點啥?”老板娘熱情地招呼著我。

    “我以為你們不做生意了!”想起服務員剛才的冷淡,我就覺得心里不舒服。

    “哪有客人來了往外攆的道理,這丫頭新來的,她不認識你!”

    說著,老板娘沖服務員嗔道,“這是咱們店里的老顧客了,還在那愣著干什么,快去倒水呀?”

    服務員端著茶壺走過來,在她給我倒水的時候,我看見她正用一種怨毒的目光盯著老板娘。

    也許是因為老板娘經常罵她,所以她才有這樣的怨恨吧。

    我這樣想著,先點了一份干鍋辣鴨頭,一份醬油炒飯和水晶蝦仁。

    “不好意思,涼菜師傅下班了,水晶蝦仁怕是做不出來了!”老板娘抱歉地說道。

    我只好勾掉了這一道菜,心里有些失望。

    很快,服務員就將一鍋香噴噴的麻辣鴨頭端了過來。

    從她雷厲風行的動作中,我看得出來,她對我也挺不耐煩的。

    其實我能理解,本身我們這些做空姐的也是服務行業,也想著能早點下班,尤其餐飲行業又比較累,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著那一鍋死不瞑目的鴨頭,外表卻是新鮮嫩滑,我忍不住食指大動,戴上一次性手套,哪里還顧得上淑女的形象,當下便開始大口朵頤。

    其實大口朵頤不恰當,鴨頭沒有多少肉,吃的就是一個口感。

    我點的是一個大鍋,一共八個鴨頭,每個鴨頭都是從中間劈開的,肉質結實柔軟,腦髓透亮瑩白,卻一點都不松散。

    我習慣在吃的時候先從鴨嘴巴呷起,品味鴨頭麻辣的程度。

    其次,就是鴨唇鴨舌,除去硬質的嘴巴之外,柔軟的部位都是可以吃的,先吸湯汁再慢慢咬著吃。

    接下來就是最好吃的一部分,頭皮和鴨腦袋。

    我會先吃掉頭皮,然后咬斷鴨骨,滿口鮮香回味無窮。

    除了鴨頭之外,鍋里還有鴨腸、鴨肝、竹筍等輔料,吃起來特別有韌勁和嚼頭。

    最后,吃完鴨頭喝再喝上半杯溫水來孕養舌上的味蕾,慢慢回味這個鴨頭的甘甜美味。

    這才是一個懂得吃鴨頭的資深吃貨,所應該具備的技巧。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余光里,隱隱感覺到離我不遠的地方有一個人。

    那個人好像不大對勁兒。

    于是我抬起頭朝那邊看了一眼,果然那兒坐著剛才的服務員。

    她用嚴厲且怨毒的目光盯著我,不停地用口型沖我無聲的吶喊,“滾,離開這里,走啊!”

    那表情十分惡劣,看得我心里有點發毛。

    我不就是耽誤她下班了嗎?

    這是服務行業,你就是賺這份錢的,怎么能給客人臉色看呢?

    再說我花錢吃飯,你憑什么給我臉色看呀?

    我越想越氣,但又沒辦法跟她計較,就招呼老板娘過來買單了。

    “吃好了?”老板娘依然熱情地微笑著,遞來了賬單,“一共187塊!”

    我直接拍了200塊錢在桌上,拖著行李箱就離開了這間店鋪。

    回到家里,我坐在床上,只要一閉上眼睛,腦海中立刻浮現出服務員惡毒的眼神。

    這也許是我最差勁的一次用餐體驗了。

    我悻悻地想著,以后再也不去那家鴨頭店了。

    突然,我感到腹部一陣鉆心的疼痛,仿佛有無數小蟲子在啃咬我的腸胃,疼得我滿地打滾。

    我強忍著疼痛撥打了急救電話,當救護車把我送到醫院時,我幾乎昏死過去。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醫生問我,昨天吃了什么東西。

    我說麻辣鴨頭,醫生認為我可能是因為吃了刺激性的東西,所以引發腸胃不適,住院觀察兩天就可以回家了。

    我當時并沒有多想,以前也得過急性腸胃炎,那次是因為吃了五分熟的牛排。

    從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吃生肉了。

    但當我閉上眼睛時,我又想起了服務員那冷漠的態度,以及那怨毒的眼神。

    仿佛在我腦海中扎了根,總是陰魂不散。

    我之前吃鴨頭都沒事,為什么偏偏就昨天得了急性腸胃炎?

    我不禁開始懷疑,是不是那天晚上吃的東西有問題?

    服務員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往鴨頭里添加了其他東西?

    而事實上,這種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一個服務員看你不順眼,她大可以在上菜的時候,往里面吐口涂抹,或是加點黑暗料理,反正客人也不知道。

    所以出院以后,我決定給自己討個說法。

    但是,當我再次來到樓下那間鴨頭店時,我面前卻只剩下了一片廢墟,施工隊還在忙著清理現場。

    這……這是怎么回事?

    我問一個忙碌的工人,這里發生什么事情。

    他說自己是剛過來的,也不是很清楚。

    聽工友說,這里發生了一起人為事故,起因是老板娘為了貪便宜,把客人吃剩下的鴨頭挑出來,回爐后再賣給其他的客人,服務員在背后說了點老板娘的壞話,結果倆人發生爭執,服務員點燃了煤氣,爆炸引發了火災。

    除了一個涼菜師傅被燒成重傷,其他人全都沒能幸免,連尸體都沒找到。

    我感到一陣后怕,沒想到這個老板娘這么惡心,更沒想到服務員竟然做出如此極端的事情。

    還好前天我走得早,不然也得被炸死。

    不,

    不對!

    我明明記得,那天涼菜師傅不在店里,怎么會被燒成重傷呢?

    “動作都快點,磨蹭什么呢,就這點活,都干一個星期了,想不想要工錢了?”不遠處的包工頭嚷嚷著。

    “什么?

    一個星期了?

    他們都死了一個星期了?

    那前天……”

    “嘔~”

    我胃中一陣翻騰,忍不住干嘔起來,吐得肝腸寸斷。

    我腦海中只剩下一個恐怖的念頭。

    前天,他們給我吃了什么?】

    這第一人稱好有代入感啊!

    林水瑤看得意猶未盡,再翻一頁,竟然沒了。

    “什么嘛?你就不能多更新點兒嗎?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