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我能看到資料欄 > 033 善惡無報(上)
    “唔……”

    見大魚上鉤,陳言先賣起了關子。

    系統三無藥的來源,是說不清楚的。

    最開始無論選擇兜售還是推銷,都難以達到現在的效果。

    那位年輕人,相當于是個旁觀者。

    簡短接觸后,肯定認為陳言是個裝神弄鬼的騙子。

    而作為當事人的葛老,就非常的信任他。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認知差異,并非陳言開啟降智光環。

    而是他的每一步行動,都跟網絡詐騙極其相似。

    騙子的手段,是先從網上買到你的個人信息,再曝出來取得信任。

    原理跟陳言用全知搜索引擎挖出資料曝光,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網絡詐騙在獲取信任以后,會逐步挖坑,進行誘騙。

    而陳言則是用事實來包裝,塑造出神秘莫測的形象。

    網絡詐騙的這種手法,騙到了數以萬計‘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老年人。

    陳言如今依葫蘆畫瓢,唬到同樣知天命的葛老,純屬情理之中。

    (PS:我沒宣傳網絡詐騙好,只是告知流程及如何預防,望周知

    ---求生欲強烈的半仙)

    想要破解,方法也很簡單。

    不輕信,不貪小便宜。

    陳言的辦法,說到底跟網絡詐騙還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別人圖錢,他圖的是人情。

    有道是山高皇帝遠,葛老的關系在蜀都多半派不上用場。

    可以后呢?

    多一份人情,多一條路嘛。

    想碰上這么一份善緣,可不容易。

    見陳言欲言又止,葛老以為他在坐地起價,眼神微冷:“說吧,要多少錢?”

    “不不不。”陳言連忙擺手,表達自己的立場:“談錢就俗了。”

    “那你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只是跟老先生結個善緣。”

    陳言苦著臉,擠出一個微笑,解釋道:

    “我的確有藥,但只能延緩兩個月的病情,無法做到徹底根治。這樣的半成品,老先生還需要嗎?”

    葛老沒有猶豫,點點頭。

    且不論眼前這小伙子,意圖究竟為何。

    單以不要錢財只結善緣的借口,就讓他找不出理由拒絕。

    “好吧,反正丑話我說在前面了,這藥至多緩解兩個月。”

    陳言喚出系統商城,直接兌換了【肺玉清一粒裝(物品)】。

    【耗費福報點:5】

    【剩余福報點:10】

    一尊小巧的紫色凈瓶,像是變戲法似的憑空出現在陳言手中。

    葛老瞳孔瞪大,震驚的無以復加。

    “這……”

    陳言把凈瓶塞到他的手中,什么都沒說,直接轉身離開。

    “小兄弟,等一下!”葛老回過神,快步追了上來:“你叫什么名字?”

    “陳言。”

    “葛洪,叫我葛老吧,方便的話不如留個電話。”

    “行。”

    葛老的手機,在陪同的青年身上。

    兩人返回走廊,互換電話號碼后,揮手道別。

    待陳言進入顧廣朋的病房,葛老慈祥的面容瞬間嚴肅了起來,吩咐道:

    “聯系藥監局的小王,讓他們幫忙檢測。”

    “是!”

    就算親眼見到神乎其神的戲法,葛洪也沒丟了理智。

    就多活兩個月?

    這怎么夠!

    他檢測藥物中的成分,希望能批量生產。

    要是成了的話,不僅活的更久,還能造福大眾,令仕途更上一層樓。

    ……

    顧廣朋因傷住院,跟公司請了個長假。

    見陳言進來,他嚷著要開黑上分,絲毫不把肚子上的傷當回事。

    兩人沒有因遇襲一事產生任何隔閡,就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

    一直玩到六點左右,老顧有些乏了,說想睡覺。

    “你好好休息,明天來看你。”

    陳言辭別后走出病房,通過電梯抵達醫院的一樓。

    今天都沒買菜,晚飯隨便找家館子應付一下得了。

    大廳內人來人往,掛號處排著長龍。

    恍惚間,陳言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劉文峰。

    他頭上纏著嶄新的紗布,神態疲倦。

    當初陳言上門見面,搜出線索公布以后。

    羅文羅武通過非法的方式,從保險柜里得到錄音。

    為了避免李家的侵吞,陳言跟羅家姐弟商議應對方案。

    其中有一環,就是把錄音復刻郵寄發給李家以示警醒,拖延時間。

    陳言都不用猜,就知道劉文峰頭上的傷是誰造成的。

    既然某些東西是法律碰不得的,那么在觸碰的時候,就該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劉文峰沒有注意到他,就算正面看到,估計也認不出來。

    他埋頭走到稍微安靜一點的角落,拿起手機,像是在接聽電話。

    陳言沒有繼續關注的興趣,收回視線,開始琢磨待會兒到底該吃什么。

    吃面?

    黃燜雞?

    點份快餐?

    還沒走出醫院大門,身后傳來喊叫。

    “讓開!”

    劉文峰推開沿途阻礙的人,像是很趕時間。

    錯身的剎那,陳言留意到他含淚的臉頰。

    什么情況?

    望著遠去的背影,陳言用意念打開了劉文峰的資料欄,打開全知搜索引擎。

    『他跑那么急,發生了什么事?』

    【劉曦失蹤兩天,剛被警方找到,但是成為植物人。劉文峰接到電話后,正前往醫院。】

    劉曦,劉文峰的女兒?

    陳言嘴角一扯,感到莫名驚詫。

    他記得劉文峰為了討好李振,把女兒都送出去了。

    現在竟然淪為了植物人……

    經常看網絡小說和電視劇的陳言,很快察覺到了一絲名為陰謀的氣息。

    他點開全知搜索引擎,繼續搜道:

    『介紹一下劉曦失蹤和變成植物人的過程和涉事人員資料。』

    【權限不足,非一級目標。】

    好吧,還是得親眼見到她本人才行。

    陳言之前在省醫院測試過,人死后五分鐘資料欄會消失。

    至于植物人,也許會保留信息,這點有些拿不太準。

    沒有相似的案例做參考,只能現場確認了。

    根據搜到的情報,劉文峰正火急火燎地趕去見女兒。

    找到他,就能找到劉曦。

    可是,問題接踵而至。

    跟以往不同,這次有警方插手。

    陳言要是出現在劉曦的病房,萬一被看到了,怎么都解釋不清楚。

    如何在不暴露自身的情況下見到目標,了解事情始末呢?

    陳言抓著頭發想了好一會兒,腦海中浮現出一個物件。

    正是他綁定系統后,網購回來吃灰許久的望遠鏡!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