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女孩的男朋友咳了一聲。

    女孩笑瞇瞇的又看了爬在阿姨肩上的男人一眼,真好看,轉身向男朋友跑去。

    “謝謝啊。”

    女孩搖搖頭。

    郁初北也不管她看不看了,將手里的熱柚遞給顧君之:“喝點嗎?甜食可以讓心情好起來。”

    顧君之不起來。

    郁初北無奈:“人家熱情的小姑娘給你買的,你多少賣人家個面子。”

    “……”

    “我臉都搭進去了,你就一口不喝。”

    顧君之一把接過來,喝了一小口,又塞回郁初北手上,繼續將臉埋在她肩上,也不知道該有什么情緒,他已經不傷心了。

    郁初北覺得肩膀好沉,是真的沉,但見他如此可憐,又不忍心讓他滾蛋,只好拿起果汁放嘴里喝。

    對面的小女孩驚訝了一瞬,又自我解釋的看開,可能是姐弟,現在姐姐弟弟歲數相差大的人很多,她家的弟弟好依賴姐姐啊,她也想要一個這樣可愛的弟弟了。

    *

    一場電影散場,又一場電影開始,看著寥寥無幾不再填充人的大廳。

    郁初北看看時間十一點了。

    “君之……”

    肩頭發出悶悶的聲響:“嗯。”

    “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顧君之頭埋在她肩上不說話。

    郁初北讓他別拱了,都麻了,聲音溫柔:“真的很晚了,再不回去你哥要擔心了。”

    “才不會。”顧君之聲音很輕,但因為挨得近郁初北聽的一清二楚。

    郁初北也不知道該說什么,真的是人家姑姑家的事,被說她跟顧君之還沒有什么關系,就是真有了,也不能跟對方起沖突:“聽話,很晚了。”

    顧君之不動,他想就這樣挨著她,不想一個人回家,但也不想她進入他的地方,他的地方……很臟。

    郁初北感覺到顧君之的依戀,心里有點小小的埋怨易夫人:東西您拿了就拿了,也抱抱孩子,照顧下情緒啊,都十一點了,沒回去也不知道打個電話。

    *

    易朗月在客廳里踱步,不是看看腕表,幾次拿起手機又放下,但又覺得自己思想齷齪,顧先生這個人是難相處了些,可絕對在某些事情上夠單純,如果女方不引誘,他未必知道想做什么!

    易朗月這樣一想!又看看手機!有什么好猶豫的!打過去!

    下一刻又怕自己壞了事,萬一兩人正逛的高興,他打電話叫人,顧先生冷臉了怎么辦?

    可如果不打,是不是顯得他們一家太冷淡了。

    易朗月無比頭大,打還是不打?要不打給古醫生問問情況?但這種事打電話,會不會顯得自己很無能!?

    易朗月繼續糾結的在客廳走來走去。

    易母穿著睡衣從樓上下來,面容溫和,儀態高雅,一看便是很有修養的女士:“怎么還不休息?”

    “媽你睡吧,我還有點公事沒處理完。”

    易母聞言搖搖頭:“你爸讓你進機關單位就不聽,現在倒好,上下班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

    “媽——”

    “好,好,我不嘮叨,你自己心里有數就行,記得關燈。”

    “好的媽。”

    *

    郁初北看著他委屈又不敢提回家的小樣子,不是沒有一點惻隱之心,可如果雙方換個性別,她現在提議讓對方去她家,怎么看都居心叵測,用于急切了。

    而且易朗月還知道兩人在一起,多尷尬:“好了,我送你回去。”

    “不要。”顧君之手搭上她另一側的肩,孩子氣的就不要走。

    郁初北是在撐不住了:“嬴嬴,你再不起來胳膊真要廢了。”也不想想你多大的塊頭,自己怎么說也是柔弱女子好不好。

    顧君之聞言急忙坐正,快速看向她,目光里都是驚恐:“我壓疼你了,我……”

    “沒事,沒事,好多了……”千萬別哭,要不然趕上電影散場兩人就成猴子了。

    顧君之沒有哭,心疼的抬起手幫她疏通經絡。

    郁初北嘆口氣。

    *

    冷風吹過耳畔,主干道以外的燈熄滅了一半。

    人行道旁,顧君之失落的走在她身邊,整個人空蕩蕩的。

    郁初北攏好耳邊的頭發,看眼他無精打采的樣子,惻隱之心微動,上前一步握住他垂在身側的手。

    顧君之抬頭看了她一眼,一點點的收緊、握住,整個人都開心了起來。

    郁初北見狀,嘴角也露出一抹微笑。

    ……

    趙英最近有些浮躁,現在公司誰不浮躁,公司那棟宿舍樓就是不買,單看著也讓人眼紅。

    趙英也懶得管信息辦這邊怎么看她,不到中午下班,直接早退去找郁初北吃午飯。

    食堂里還空蕩蕩的,領導層多數不會來這里吃,就是吃看到郁初北也是睜只眼閉只眼,一位庫房主任,還有兩個助理,她在哪里守著做什么。

    “就沒有內部消息嗎?”趙英也不管飯菜,有些急,她結婚這么多年是跟婆婆一起住。

    她也不是沒想過買房子,可海城的房子是說買就能買的嗎?價格合適的位置不合適,位置合適的價格不合適。

    都合適的,買起來也吃力:“公司這次不知道會開價多少,如果不上不下的,就讓我們著急了。”

    郁初北幫顧君之打開保溫杯,講究的保溫杯分了七八層不說,裝菜的小格子也是封閉的嚴嚴實實:“沒有問過,你想買?”

    “誰不想,你就沒有問問孟總?”趙英瞥眼顧君之的飯菜,心里嘀咕,小顧他們家真舍得在飯菜上為他下功夫。

    顧君之看著郁初北追問:“什么?”

    “小孩子別問那么多事,吃飯。”郁初北幫他擺放好:“問了買不起怎么辦?看著著急嗎?”

    ------題外話------

    明天【首訂】請大家多多支持,訂閱是衡量一個文最直觀的數據,是鳥碼字的動力。(以上是空話,下文實話)

    寫文十年來,提起入v,我很多時候就是一句話,也不甚在意。

    但清高終于得到報應了!!今年八月十五,沒吃不上書院送給作者的一盒月餅!(難道已經被人遺忘,越混越慘)此處應該有配樂。

    老讀者就不多說了,不支持我就飛你家┭┮﹏┭┮;

    新朋友們,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記得訂閱記得支持!記得我愛你。

    我努力碼子,我們一起奮斗,奮斗出鳥毛!奮斗到飛翔。

    盜版讀者,有多遠走多遠,別頂著零,大喊愛我!(愛不起)

    首訂活動如下^_^:

    一:訂閱紅包(因為首發四張,一張訂閱就能得一份紅包,紅包份額不大,主要是紅包樓層,搶到紅包樓層尾數為0-5-8的朋友,會有30瀟湘幣掉落。中獎率百分之九十,所以搶了紅包的親記得留言獎勵,未留言,等于自動放棄哦)

    二:月票紅包(一張月票搶紅包一次,凡是搶到樓層尾數為0,3,6,8的朋友,會有50瀟湘幣掉落,中獎率百分之七十,請搶了月票紅包的親也要留言,如果你投了三張月票,樓層尾數卻是1,2,4這么寸的手氣的話,會有60紅包掉落,誰能這么寸哈哈)

    此活動,僅十月14日有效。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