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下山
    楊行舟第一次在武林中現身,便搶劫了福威鏢局的辟邪劍譜,之后與幾乎所有正道中人為敵,殺嵩山弟子,壓五岳門徒,暴打林平之的外公金刀無敵,等等行徑,怎么看怎么是大魔頭的手段,與正道弟子絕緣。

    自從他出現以后,武林中人死傷慘重,風清揚說他禍亂天下,其實說的極為中肯,并未有所夸大。

    但是站在楊行舟角度上,他并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什么,他雖然搶了林家的辟邪劍譜,但也救了林家一家人的性命,他強闖少林,硬要學易筋經,但也給了少林寺九陽神經作為交換,之后殺的人也都不懷好意的江湖中人,手中可是沒有幾個冤魂。

    他當皇帝的時候,死在他手中,或者間接死在他手中的冤魂,沒有十萬也有八萬,但是身在武林中時,卻從未濫殺無辜。

    江湖規矩與朝廷律例截然不同,比如行俠仗義,誅殺貪官污吏,這在武林中是俠義之舉,但在朝廷中卻是江洋大盜反賊的行徑,觸犯律法,罪不容赦。

    武林中一怒殺人,門派毆斗,在江湖人眼中,實屬正常,但在官府朝廷眼中,這卻是作亂之舉。

    楊行舟當了多年皇帝,有時候行事,就難免帶了不少朝廷思維在其中,因此有時候做事符合了官府朝廷的要求,卻違背了江湖規矩。

    江湖中人,自有一套屬于自己的價值觀,有約定俗成的規矩尺度放在那里,而楊行舟偏偏不遵守這種江湖規矩,自然成了為禍蒼生武林的大禍害,大魔頭。

    楊行舟本人自然不會認同這個做法,他可并不覺得自己做的有錯,當皇帝人怎么可能有錯?

    有錯的只能是別人!

    “我這叫造福武林,清除宵小,怎么叫禍亂天下了?”

    砰砰砰!

    楊行舟揮拳將風清揚打的鼻青臉腫,一臉正色道:“老風頭,咱倆可不熟啊,你再這么說,我可要告你誹謗了!”

    風清揚掙扎著從地上爬起,怒道:“你連老人都打,還有臉說造福武林?”

    楊行舟哈哈大笑,對風清揚彎腰一揖,轉身向山下走去:“多謝風前輩傳劍之恩,日后行走江湖,華山派弟子我會照拂一二。不過你要想獨孤九劍不在這個世界失傳,最好還是再找一個傳人為好,嗯,岳不群門下弟子,有個叫做令狐沖的小家伙,倒是頗為符合你的脾氣,你可以將獨孤九劍傳給他。”

    他接連幾步邁出,人已經消失在風清揚視線之內,只有聲音還在空中飄蕩;“此來華山,收獲不小,風前輩,我給你留下一瓶蛇膽丸,日后每隔三月服用一粒,對身體有極大好處,再多活幾年完全不是問題。”

    風清揚捂著臉從地上站起,哭笑不得:“這小子真不是東西,好心傳劍,竟然被他毆打了一頓,不過好歹還算是有點良心,留下點有用的東西。”

    他忽覺有異,伸手從懷中一摸,摸出一瓶丹藥來,而這瓶丹藥到底是什么時候放進他的懷中時,風清揚卻是一無所知。

    “定然是他在毆打我時,趁機將這瓶丹藥放在了我身上!”

    風清揚嘆了口氣,將丹藥重新裝進懷內,一臉落寞之色:“老了,真的是老啦啊!終于敗了一次。不過也真痛快!臨了臨了,還能與如此劍術宗師交手,真乃人生快事!”

    他生平會過無數高手,但這么多年來,也只是遇到過三位驚天動地大高手,幾十年來放眼天下,本以為再無高人,沒想到此時還能遇到楊行舟這等絕世人物,實實在在過足了癮頭,能與高人相交,雖死無憾!

    他這邊感嘆良久,楊行舟卻已經到了華山山腳,他與風清揚比劍,在劍術一道上,著實受益匪淺,但也被風清揚耍無賴氣的夠嗆,因此痛毆了風清揚一頓,這才神清氣爽的下了山。

    剛到山下,就發現迎面走來一群人,當先一人是身材高大的瘦削老者,右手執著五岳劍派令旗,正是嵩山派的仙鶴手陸柏,在其身旁還站著一名道人和幾名老者,其中幾名男子手中佩劍卻是華山派的長劍,似乎是華山派的弟子。

    在楊行舟抬眼看到這些人時,對面的陸柏也已經看到了楊行舟,登時激靈靈一個冷顫,正在行進的身子猛然停住,眼望楊行舟,臉色瞬間便的慘白,身子一動不動。

    楊行舟在劉正風金盆洗手的那一天夜里,把仙鶴手陸柏、大嵩陽手費斌、還有其余一些嵩山派弟子,屎都要打出來了,其中費斌被他一腳踢飛,丹田爆碎,已經成了廢人,其余弟子也大都終生不能動武,只有陸柏下場還好一點,雖然受了不輕的傷,但畢竟沒有傷及本源,回到嵩山之后,一番治療,也就慢慢康復了過來。

    這次掌門左冷禪意欲圖謀華山,他養傷多日,自覺不能再閑著,因此向師兄討要了這份差使,特意率人趕赴華山。只是無論如何沒有想到,剛到華山山腳,就看到了楊行舟這么一個狠人。

    當今天下,楊行舟的厲害江湖人無人不知,陸柏便是做夢都在害怕楊行舟,現在冷不丁的遇到,嚇的頭皮發麻,身子都不聽使喚了,站在原地呆呆不動。

    旁邊幾人見他神情不對,一名道人問道:“陸兄,你這是怎么了?”

    陸柏手掌哆哆嗦嗦抬起,指向走來的楊行舟,撕心裂肺的喊道:“楊行舟!他是楊行舟啊!”

    一群人悚然心驚,忽的散開,“嗆啷啷”聲中,長劍出鞘,看向楊行舟,俱都一臉驚容,神情戒備。

    旁邊道人壯起膽子,看向楊行舟:“楊行舟,好大的膽子,還敢來華山生事!”

    楊行舟掃視幾人一眼,好奇的看向陸柏:“你們來華山作甚么?怎么又拿了一面旗子?知道我現在沒錢了,專程來送錢給我的嗎?”

    說話之間,一步邁出,便已經跨過七八丈的距離,瞬間到了陸柏面前,伸手一抓,將陸柏手中的五岳令旗抓在手中,輕輕一抖,將陸柏震了出去,笑瞇瞇的將五岳令旗裝進懷里:“多謝,多謝,陸兄如此心意,日后我見了嵩山派弟子,盡量不殺好了。”

    陸柏在初始的驚嚇之后,已經慢慢平靜下來,全身緊繃,隨時準備與楊行舟拼死一博。

    但即便如此,面對楊行舟這隨手一抓,卻還是難以躲過,待到被震飛落地后,珠光寶氣綴滿了寶石的令旗已經被楊行舟奪走。

    旁邊幾人齊聲怒喝,劍光閃動間,一起向楊行舟出手。

    楊行舟背后長劍陡然躍到手中,手掌揮動中,幾人的手腕在一瞬間便被他劍尖點中,“當啷”聲中,眾人手中兵刃齊齊落地,隨后驚呼聲響起。

    “舒爽!獨孤九劍,果然精妙!”

    楊行舟哈哈大笑,在一伙人驚駭神情中飄然遠去。

     Ps :公交車上搞了一章,先發后改吧。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