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白馬公孫續 > 第229章 董卓遷都
    賈詡的話,正好說到了公孫續的心坎里。

    按照西涼軍的尿性,如果不在洛陽搜刮金銀財寶,那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文和先生可有良策?”聞言的公孫續笑了笑。

    按照賈詡善于自保的秉性來說,主動開口獻策,實屬難得。

    根據歷史的記載,歷史上的賈詡再投靠曹操后,雖然很受器重。

    不過主動獻策這種事卻少之又少,如果曹操不主動詢問他的話,幾乎就像透明人一般。

    正是因為如此,也才能讓賈詡,在曹魏政權的爭斗中安享晚年。

    不過有一件事,是公孫續沒有想到的。

    就在自己召集一眾手下商議的時候,聯軍大營內的其余諸侯,先后也得到了董卓即將遷都的消息。

    只不過,大家都是揣著明白裝糊涂,沒有一個人愿意主動提起這事。

    次日一早,袁紹意氣風發的再一次率領二十路諸侯來到了汜水關下。

    雖然城頭上任然飄揚著董卓的帥旗,可兵力明顯少了許多。

    “何人愿打頭陣?”袁紹看著在座的諸侯。

    袁紹的話音剛落,但凡之前沒有怎么出過力的諸侯紛紛起身,向著袁紹一個勁的拍胸脯保證。

    那場面,要多熱鬧有多熱鬧,更有甚者,為了先鋒一職,差點拔刀相向。

    即便是只有千余人馬的劉備,亦是躍躍欲試。

    見此,袁紹冷哼一聲!

    昨夜在他得到消息的時候,便已經想到了今日的局面。

    剛剛他也只是略施小計,便讓那些別有用心的家伙們紛紛跳了出來。

    唯獨公孫父子二人人就像沒事人一般。

    若說他們沒有得到消息,袁紹打死也不會相信。

    看著公孫父子如此沉著的表現,袁紹也不好多說什么,畢竟公孫續可是和呂布大戰了一場,并且大振聯軍的聲威。

    而公孫瓚的白馬義從,在昨日的混戰中,更是殺得李傕率領的西涼騎兵狼狽不堪,最后若不是呂布出現,說不定汜水關已經被攻破。

    “既如此,今日便沒有先鋒!”袁紹笑了笑,而后起身繼續道:“傳令大軍,攻取汜水關!”

    對于袁紹的安排,一眾諸侯自然是樂見其成,這種情形下,誰先攻上汜水關頭,自然誰就是首功。

    唯獨曹操一人,皺著眉頭在思索著什么!

    袁紹這個盟主的將令下達,整個關東聯軍瞬間沸騰了起來,在自己的主將歸位后,紛紛扛著簡易的攻城云梯,吶喊著向汜水關沖去。

    如此一幕,看的曹操眉頭緊皺不說,就連埋伏在關上的高順也是郁悶之極。

    原本還想著今日有一場惡戰,可眼下看來,完全是自己杞人憂天了。

    戰鼓聲隆隆,喊殺聲震天,此時的汜水關下混亂一片。

    為了能夠搶先攻上汜水關,聯軍將士紛紛各自為戰。

    如此沒有章法的攻城,看的公孫續不住地搖頭。

    “臭小子,又在耍什么花招?”一直沒有發話的公孫瓚突然開口問道。

    “爹爹此言差矣!不是孩兒耍花招,而是袁本初在耍花招!”公孫續一邊陪著笑臉,一邊向著公孫瓚解釋道。

    但凡聰明點的諸侯,此刻都會按兵不動。

    董卓又不傻,即便是撤離,也會留有足夠的后手,抵擋關東諸侯聯軍的前進步伐。

    此時此刻,各路諸侯的大軍爭先恐后的,將云梯靠在了汜水關的城墻之上。

    更有甚者,為了能夠盡快登上城頭,不惜對自己的其他的盟友大打出手。

    一時間,整個汜水關下混亂不堪,看的袁紹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隨著時間的推移,總算有聯軍的士卒即將登上汜水關頭。

    千鈞一發之際,高順大喊一聲,無數準備多時的并州軍紛紛開始發難。

    雷士滾木,不要命的向著正在攻城的聯軍士卒的頭上襲來。

    一架架爬滿了人的云梯,紛紛被推離了關頭。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原本還打算搶奪首功的聯軍士卒一愣,不少人開始哭爹喊娘。

    而下一刻,汜水關的城門打開,呂布率領著并州騎兵蜂擁而出,一場屠殺就此拉開了序幕。

    如此局面之下,袁紹的面部肌肉不由的抖動了起來。

    照現在的局面發展下去,失敗是在所難免的。

    “主公,袁紹命令騎兵出擊!”就在公孫續和公孫瓚對著眼前的局面滔滔不絕的交流意見時,廖化的聲音突然傳來。

    聞言的公孫續側頭望去,只見袁紹的傳令旗依舊在不停的舞動著。

    “爹爹,逼迫呂布退回關內即可,切不可戀戰!”回過頭來的公孫續向著準備出擊的公孫瓚提醒了一句。

    今日的這場混戰,公孫父子是抱著出工不出力的想法出擊的!

    洛陽城內,連夜趕回的董卓顧不得疲勞,急匆匆的進入了皇宮。

    眼下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董卓一心想著盡快說服小皇帝劉協遷都長安。

    而汜水關那邊,董卓臨行前交代過呂布,只要能夠擋住關東諸侯聯軍的三日進攻,便可向長安方向撤離。

    隨著董卓肥胖的身軀又一次的出現在眼前,劉協強行壓住了自己的恐懼之情。

    “相國,何事如此匆忙?”劉協差異的問道。

    原本,劉協以為董卓在汜水關對付關東諸侯聯軍,說什么也要十天半個月才能回來。

    在此期間,他就可以通過司徒王允秘密的召集朝中老臣,伺機發難。

    可眼前的董卓,似乎顯得很焦慮。

    “陛下,洛陽乃四戰之地,亂臣賊子不日即將攻入洛陽,老夫即刻護送陛下遷都長安!”

    語畢,董卓大手一揮,完全沒有給劉協任何選擇的余地。

    當朝中大臣們得知消息的時候,董卓已經護著劉協出了洛陽西門,想著長安方向匆匆而去。

    “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對于董卓的蠻橫無理之舉,朝中的老臣們根本就沒有絲毫的辦法。

    除了發幾句牢騷之外,紛紛開始準備行囊,追隨著劉協向長安而去。

    俗話說的好,國不能一日無君,但大臣們卻不同了。

    若是他們不跟隨而去,指不定什么時候變回冒出一個頂替他們位置之人。

    當然了,這也正是李儒的狠毒之處!

    只要擄走了小皇帝,那些自命不凡的大臣們,自然是要跟隨而去的。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