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言情小說 > 花瓶女配開掛了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想
    那時的記憶,如今歷歷在目。

    楊玉英記得自己撒嬌耍賴,糾纏不休,元帥就逗她,說買了豪宅,就沒有限量版的漂亮衣服和包包了。

    她琢磨又琢磨,猶豫又猶豫,還是豪宅也想要,衣服也稀罕,包包更是不能少。

    看著她在那兒煩惱,元帥笑得前仰后合,就通通許給她。

    “工資錢包都給你,想買什么買什么。”

    可是元帥沒了。

    再多的豪宅,再漂亮的衣服,再好的包,獨她一個,她也懶得住,懶得穿,懶得去用。

    她那時是當真后悔,為什么她不能努力一點,不能變的強大一點。

    不求別的,當元帥面對敵人的時候,她若能與他并肩也好,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總比留在家里,接到消息,茫然無措要好得多。

    各種思緒在腦海中浮浮沉沉,楊玉英卻是一咬舌尖,清醒了些。

    “我不后悔!”

    她現在不后悔,如今,她能站出來,做一名秘衛,用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為自己掙一條生路,哪怕千難萬險,她也不后悔!

    我要保護我自己,我要保護我愛的人,我要保護生養我的父母,生養我的土地,我要保護和我一樣,同為人的生靈。

    我要擁有力量!

    無論前途有多艱難,我也要靠我自己,披荊斬棘,開拓出一條坦途。

    靈力蒸騰而上,周圍的山林都與她應和,楊玉英驟然睜眼。

    林官被卷入白綢緞,生死不知。

    莫林身體在噴血。

    文昭努力保護那些對一切茫然無知的普通百姓。

    “我不放棄!”

    楊玉英飛身撲出去,刀勢一往無前!

    她的腦海中被靈氣包裹,好像有什么東西破碎開來,有無數的記憶開始復蘇。

    系統界面的光更璀璨。

    楊玉英一刀砍下去,這山,這樹,還有周遭的一切就好似水面一樣開始波動。

    她完全不管,一刀砍中那女人的頭,用力砍下去,毫不遲疑,口中高呼:“歐陽雪!”

    “在!”

    “葉夢然!”

    “我在呢。”

    歐陽雪的劍如碧玉,又如湖水,飄然踏雪而至,整個山頭都被冰雪封存。

    葉夢然張開手臂,輕輕一笑,無論是刀光劍影,還是寒霜漫天,通通被他遮擋。

    他身后那些普通百姓,連一點皮毛都不會損傷。

    轟一聲。

    好像有什么破裂開來。

    那女人轟然倒塌,林官從被裹挾中脫身,踉蹌了兩下,站穩腳步,吐出口氣,苦笑:“玉英?”

    楊玉英的記憶越來越清楚,咬牙:“真是——”

    兩個人一清醒,周圍的環境就漸漸開始變化,一閉眼,再一睜開,抬頭就看到鄒宴,看到曾副掌事,看到皇城司那些或者熟悉,或者不熟的面孔。

    這些人的神色中透露著歡喜,也有憂慮。

    曾副掌事喜極而泣:“總算是醒了。”

    再抬頭看向正站在門口石階上的歐陽雪和葉夢然,一時訕訕,有些心虛。

    他沒見過歐陽莊主和雪山派的二師兄葉夢然,但也聽說過這兩位的大名。

    事實上,他們二人的資料在皇城司那是人人必讀,皇城司現在私底下對待楊玉英很慎重,固然有楊玉英本身出色的緣故,但更多的還是她的背景讓人不敢不重視。

    今日一見,曾副掌事總算明白為何大家提起這兩人,都是神色鄭重。

    歐陽雪整個人就如一把冰雪鑄造的寶劍,與他站在一起,稍微離近些都會感到巨大的壓力。

    葉夢然的氣質卻是溫潤沉凝,但只要想到他是雪山派那位辛不棄的師弟,曾副掌事就有一種趕緊把他禮送出去,千萬別在皇城司看見他的沖動。

    當然,只是一點沖動。

    皇城司和隱世宗門合作,雪山派不光是其一,還占據相當重要的地位。

    碧游宮和雪山派如今是同氣連枝,得罪雪山派,那連帶著也要得罪碧游宮。

    曾副掌事私底下到覺得,雪山派得罪一下到也無妨,這一門派的弟子,都崇尚君子,也以君子的言行要求自己,想必不會因小事就同他們計較。

    但是碧游宮……也就是如今稍稍改了門風,按照山河祭黃飛的說法,那是睚眥必報,難纏的很。

    “歐陽莊主,葉大俠。”

    鄒宴起身迎出門。

    葉夢然抱拳行禮:“鄒掌事稍待片刻,且讓我們看看小師妹,前日她的寄名牌子忽然褪色,可是嚇到我們了。”

    說著,葉夢然和歐陽雪便進門走到楊玉英面前。

    楊玉英還有一點暈,先抬頭看向自家另外兩個角色,微微笑了笑,心下雀躍。

    她以前只分出一神,便有些難以掌控,如今同時叫出歐陽雪和葉夢然兩個角色,自己也能保持絕對清醒,可見大有長進。

    楊玉英徐徐吐出口氣,回頭輕問:“他們呢?”

    不等回答,楊玉英便起身四顧,一眼看到所有人都在。

    夏志明捂著額頭閉目養神。

    夏曉雪滿臉茫然,睜眼看到楊玉英才撲過來摟住她,小聲抽泣,哭得簡直上不來氣。

    楊玉英拍著她的后背,轉頭瞪了那一幫人一眼。

    皇城司里一干大佬個個心虛氣短,低頭的低頭,轉身的轉身,都不大敢和楊玉英對視。

    林官氣色有點糟糕,靠著墻壁微微喘息。

    除了他們,還有好多認識的或者不認識的人都在,個個神色緊繃,臉色發青。

    莫林,文昭兩個跌坐在地上,彼此看著,茫然問道:“我們還活著?”

    通天鑒的人圍上去,摸了摸他們的額頭,又檢查他們的身體。

    “靈脈無損傷,身體還好。”

    “身體有毒性反應,但是他們沒有中毒。”

    “莫林,文昭,剛剛你們身在幻境,發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明白了嗎?”

    莫林沉默半晌,幾個呼吸間,發青的面色就好轉些許。

    通天鑒的幾個帶隊的前輩,低聲安慰:“你們的表現很好,皇城司的人一開始還敢說我們通天鑒的人不合格?我看,你們比他們養出來那些瞻前顧后的好一百倍……”

    文昭忽然道:“有人旁觀?”

    “呃……”

    通天鑒的幾人站起身,咳嗽一聲,“快,給莫林和文昭喝點熱茶,我看都手腳冰涼。”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