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快穿之女主只想營業 > 第319章:千年之后19
        說到這里姜盧抿了抿嘴,脫下自己的外套,將維娜剩下的尸首蓋起來,又把許光叫過來挖坑下葬。

    同窗一場,不管她之前有多討厭,終歸是個女孩子,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

    圍觀的其他學生也慢慢散去。

    死人這種事情太常見了,每次集訓都相當于一場淘汰賽,不合格的人就是死,活下來的都是精英。

    花哨心中有不太好的預感。

    昨天那場意外應該不是意外。

    這時,鄭念在一邊“咦”了一聲。

    “怎么了?”

    “你們過來看,這是...庫克石嗎?”她蹲在地上指著某處說道。

    許光最先過去,從地上撿起來。

    這是一個雞蛋大小的藍色石頭,很庫克石非常相像。

    花哨伸出右手:“給我。”

    許光屁顛顛的遞過去。

    姜盧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她伸出右手的一瞬間,他好像看到她手心有瑩藍色的紋路,

    但只是一閃而過就消失了。

    應該是他眼花了,或者是這顆疑似庫克石的東西映射的光線。

    花哨一入手就明白了,搖頭說:“不是。”

    她的攜帶金手指的右手根本感受不到任何能量波動。

    “那是什么?”姜盧深深的看向她問道。

    花哨聳肩表示不知道。

    鄭念說道:

    “這好像是從維娜的衣服里掉出來的...前面我以為石頭沒理會,誰知剛才太陽一照,地上有藍光反射,我才注意到的。”

    許光點點頭:“確實,我也注意到了。但...集訓前維娜身上沒有這東西啊,大家都搜過身的,那她從哪里找來的?”

    花哨說:“應該是維娜在哪撿到的,還以為是庫克石就裝走了。”

    眾人對這個猜測表示贊同。

    不過這個到底是個什么東西,還是沒人知道。

    然而,就在他們撿走這東西后,一路上,四人遇到兩次異種的圍攻。

    情況相當緊急,要不是靠著花哨那臺裝甲衣,和她毫不吝嗇的消耗庫克石,使用高耗能武器,他們根本逃不出去。

    一直到晚上,四人躲到一棵老樹上,才勉強喘上一口氣。

    “丟了它!”花哨咬牙說道。

    現在還不明白就是他們蠢了。

    這不知道是什么的破玩意能讓異種追殺他們!

    維娜就是這么死的!

    許光顫巍巍的掏出那東西,正要扔出去,被花哨一把奪過去,

    然后三人就見她抬手丟得老遠,像是要把夜空砸出個窟窿。

    她真的很生氣。

    三人沒敢吭聲。

    姜盧見她本來白皙的皮膚,居然發紅脫皮,看起來有些可怖,忍不住擔憂道:

    “你曬傷了?”

    抓野豬,打異種都不見她受傷,結果在外面曬了一天的太陽,居然狼狽成這樣。

    花哨把帽衫往下拉,丟下一句話:“老實在樹上待著,我一會兒就回來。”

    說完就敏捷的跳下樹,消失在夜色里。

    三人大眼瞪小眼。

    “她干什么去?”許光愣愣的問。

    鄭念:“......可能上廁所吧。”

    許光:“去上廁所還一臉殺氣?我的媽,這女人真可怕。”

    姜盧望著花哨消失的夜色沒有說話,只是眼中的探究越來越深了。

    ......

    花哨快速來到最近的小河流,給水杯里灌上水,往里面滴了兩滴濃縮血液,一口喝光。

    過了大概兩分鐘,她臉上和露在外面的肌膚才恢復如初。

    觀察了下四周沒人,她脫了衣服,只穿了內衣內褲下河清洗身體。

    今天一整個白天,她的皮膚都爆嗮在太陽下,超過十二個小時。

    很多地方都潰爛了,血肉和衣服黏在一起,還沾了很多灰塵,很臟,受不了,必須要洗一洗。

    洗了大概一刻鐘,身上會恢復了清爽,她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她發現,自從有了吸血鬼血脈后,她都愛干凈了不少。

    正要穿衣服時,花哨聽到有人靠近。

    她不動聲色的迅速穿好衣服,等人那人自己過來。

    果然沒多久,姜盧出現在河邊的樹下。

    月光下的樹影將他籠罩,但以花哨是視力,還是一眼認出他來。

    “跟我過來做什么?”花哨邊把濕漉漉的長發挽起,邊問道。

    姜盧的目光落在她完好無暇的面容上,低聲說:

    “你到底是什么人?”

    花哨挽頭發的手一頓,走進他,笑意不達眼底的說:“你覺得的呢?”

    姜盧因為她的靠近,明顯感覺到她身上的冷意,后退一步說:

    “你絕對不是和成人,雷克斯和成人也不可能連抗曬都做不到,顯然,你既不是普通人類,也不是合成人。”

    花哨收了笑意說:

    “姜同學,你的好奇心未免太強了些,這不是好事。”

    “我只是想知道的隊友,到底是不是異己。”

    花哨:“若我是呢?”

    “非我族者,其心必異。”

    花哨嗤笑一聲:

    “這話還真是耳熟。不過你要搞清楚,如果我真有異心,你以為你活得到現在?”

    最后一句話她加重了語氣,讓姜盧心中一震。

    花哨伸出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臉頰,氣聲說道:

    “傻孩子,你要是真懷疑我的身份,就該憋在心里回去找學校老師告狀,而不是現在到我面前質問叫囂,萬一我惱羞成怒,殺人滅口怎辦呀?”

    姜盧面如彩虹,表情精彩絕倫。

    花哨大笑,笑聲在夜色下顯得格外撩人。

    她給少年人整理了一下衣服,笑瞇瞇的說:

    “今天我就不滅口了,但你得記著我的恩情,不殺之恩。”

    說著指尖在他心口點了一下。

    姜盧猶如觸電般彈開,僵住臉和身體扭頭就走。

    花哨在后面心情愉快的跟著他回去。

    回去后,鄭念和許光都很聰明,絕口不提她曬傷的事情。

    花哨從自己的運輸機器人倉庫里掏出一堆庫克石,給他們三人一人發了一小堆,囑咐道:

    “不出意外,明天就能找到你們丟的裝甲,到時候第一時間啟動開走,別多做停留。”

    許光拿著庫克石的手微微顫抖:

    “姐,你你你家里有礦嗎?”

    這些庫克石十幾萬有了,她還一給給三份,跟不要錢似的。

    鄭念低頭看著手里的庫克石,心中也有點吃驚。

    這么豪的行為,讓她想到了到處男朋友羅布在訓練館遇到的那個人。

    最近怎么那么多土豪出沒?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