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言情小說 > 大清貴人 > 第五八三章、可否割愛?
    “濃云,你去后殿伺候的宮女撿著年紀大的傳喚過來。”姚佳欣淡淡吩咐,這試婚格格也的確該敲定下來了。

    “是,娘娘!”

    說是撿著年紀大的,其實這里頭年紀最大的也不超過十八歲。

    也就是說,都是未成年蘿莉。

    強忍著心頭的罪惡感。姚佳欣仔細打量著跪在地上的這四個小宮女。

    濃云在一旁道:“左邊這兩個都十七了,另外兩個也滿十六歲了。”

    姚佳欣嘆了口氣,隨手指了那個模樣清秀的小宮女,“就她了。”

    那小宮女頓時高興地都傻了眼了,半晌才回過神來,連忙咚咚磕頭,“謝主子娘娘恩典!”

    這小宮女叫黃嫣,笑起來嘴角一對梨渦淺漾,甚是好看。

    這黃氏只是尋常包衣管領下人之女,因長相清甜可人,所以去歲選秀被拔擢到碧桐書院,這一年來規矩安分,不似別的包衣世家之女那般蠢蠢欲動。所以姚佳欣最終選擇了她。

    濃云低聲道:“主子娘娘再選一個吧,當初五阿哥屋里,裕妃娘娘也是一下子挑了兩個過去。”

    姚佳欣暗道,裕妃那是擔心若是只賜一個侍妾,會形成專寵之勢,所以才一下子賜了兩個年貌性情都差不離的試婚格格。二則也是考慮到,女人總有不方便的時候。

    濃云笑著說:“只黃格格一人過去,也怪孤單的。”

    姚佳欣無語,給人做小妾還得結伴一塊兒啊?

    掃了一眼底下跪著的其余三個宮女,一個個眼巴巴滿含期待,姚佳欣淡淡道:“不必了,黃氏一人過去即可。”

    見姚佳欣已經下了決心,濃云也不多言,應了一聲“是”,便引著黃格格和那三個垂頭喪氣的宮女一并退下了。

    這黃氏還未伺候六阿哥,但濃云已經滿口稱呼“黃格格”,還指了兩個模樣尋常的十五歲的三等小宮女專門伺候黃格格。

    這一轉眼,黃氏便從宮女成了小主,不知令多少后殿宮女羨慕嫉妒恨。

    當日,首領太監王以誠便親自將這位黃氏格格送去了六阿哥的所殿。皇子的所殿并不算太寬敞,作為六阿哥第一個侍妾,黃氏格格分到了三間廂房,并四五個粗使太監,已經算是很高的待遇了。

    阿哥納妾原不是什么要緊的事兒,尤其是六阿哥娶嫡福晉的婚期都定下來了。

    因此這次納妾也沒什么陣仗,更遑論酒席,甚至這黃氏侍妾都是自己用腳走過去的,連轎子都不曾坐。

    饒是如此,依然羨煞了無數人。

    這黃氏格格去伺候六阿哥雖然低調,但畢竟是皇后娘娘親自指的人,身份上平白比別的侍妾高了一等。

    高氏對此也甚是羨慕嫉妒恨,那黃氏論容貌雖然也不錯,但與她相比自是遜色了一籌,若論父親官職,更是沒得比!

    值此之際,中宮身邊的濃云姑姑來到了菱香閣,“主子娘娘請四公主過去一趟。”

    說著,濃云瞥了一眼那高氏,瞧著穿金戴銀的,哪里像個宮女?她微笑著補充道:“還有玉蘭也一并去。”

    泓麗露出不解的神色,“皇額娘要見玉蘭?”

    濃云笑著說:“是啊,主子娘娘有些話要對玉蘭說。”

    泓麗心下雖不解,但也不敢怠慢,連忙披上一件斗篷,便攜著玉蘭一并往碧桐書院去了。

    碧桐書院。

    自打富察氏被賜婚給弘旭,泓麗便沉寂多了。

    圣旨賜婚,一切便沒有轉圜的余地。何況泓麗也不敢再繼續忤逆皇父了。

    泓麗心底深處,深深畏懼著皇父,哪怕她此生是男兒身,泓麗也不認為自己能斗得過汗阿瑪。

    憤怒與不甘皆只能埋藏心底深處。

    “兒臣泓麗給皇額娘請安。”泓麗溫順乖巧地屈膝行禮。

    “奴才高玉蘭給主子娘娘請安!”高氏恭恭敬敬拜倒在地,雪白的額頭輕輕磕在柔軟的地毯上。

    姚佳欣道了聲“免禮”,便和藹地招呼宮里到自己身邊來坐,她笑著看著泓麗那溫順的小臉,“看樣子本宮當初的話,你都聽進心里去了,如今果然嫻靜了不少。”

    四爺陛下那里也收到了泓麗“親手”繡制的龍靴子一雙,嘖嘖!雖然肯定繡了沒幾針,但也著實是個不錯的進步!看樣子泓麗已經慢慢學著如何做一個女孩子了。

    泓麗低下頭,上有汗阿瑪,她不得不認命。泓麗嘴角是一抹苦澀的笑,“不知皇額娘傳召兒臣,有何吩咐?”

    姚佳欣笑著說:“其實也不是什么要緊的事兒。”說著,她瞥了一眼侍立在泓麗身后、姿色卓越的高氏,“這丫頭去你那邊,倒是出落得愈發標志了。”

    高氏俏臉一紅,急忙道:“都是主子教得好。”

    泓麗看著高氏的俏臉,心下稍覺安慰,“多虧皇額娘賜了高氏伺候兒臣,這些日子,多虧她陪在兒臣身邊,時常寬慰。”

    姚佳欣微笑頷首:“本宮也聽說了,高氏伺候你很是盡心盡力。所以,本宮少不得要問問你舍不舍得割愛。”

    一聽“割愛”二字,泓麗臉色一變,“皇額娘這話是什么意思?”

    姚佳欣柔聲道:“日前本宮賜了黃氏去伺候弘旭,這黃氏雖也清秀乖巧,但比起這高氏還是遜色了一籌的。”

    話到此處,意思已經足夠明顯。高氏俏麗的小臉蛋一瞬間漲紅,心中的激動也是無以復加!皇后娘娘這是要把她賜給六阿哥做侍妾!!

    泓麗臉色唰地白了,“可是……皇額娘已經把高氏賜給了兒臣!”——如今又怎么反悔,轉賜給弘旭?!這個弘旭,未免也太過分了!奪走了她前世的妻子,如今連愛妾也要奪走嗎?!

    姚佳欣笑容溫和:“所以本宮才要問問你,舍不舍割愛?你若實在不舍得這丫頭,便讓她繼續留在你身邊伺候著。”

    聽了這話,泓麗臉上這才恢復了些許血色。而高氏那張原本的激動得潮紅的小臉也冷靜了下來,她心懷忐忑,只盼著四公主趕緊點頭答允。

    泓麗斟酌了一下言辭,柔聲道:“兒臣身邊虧得有高氏心細體貼,兒臣實在是離不了她。”

    這是委婉地表達拒絕之意。

    一語出,高氏如被兜頭兜腦潑了一頭冰水,只覺得徹骨生寒!四公主四公主這是要讓她永遠為奴為婢啊!

    高氏心頭不禁滿是怨憤,她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泓麗秀氣的眉頭一皺。

    姚佳欣偷笑,卻故作驚訝地道:“高氏,你這是什么意思?”

    高氏眼眶中含著淚水,“奴才本就是主子娘娘的人,何去何從,但憑主子娘娘做主!”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