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網游小說 > 斗破蒼穹之水君 > 第606章 你有經驗,我有神通(中)
    光明系玄奧,幻影分身!

    被江淼寄予厚望的血刃,直接穿過了江淼的幻影,落在了空處。

    但旋即,阿德金斯也發出低低的悶哼聲。

    他當然看得出來,江淼這是兩敗俱傷的打法,但阿德金斯卻不想繼續跟江淼拖下去了。

    他可不希望,自己跟巴特一樣,成為對方成名的墊腳石。

    是的,在阿德金斯看來,江淼能在他手里堅持這么久,已然是十分不能接受的事情了。

    如果阿德金斯的幻影分身玄奧,融合了其它玄奧,那么即便只是一道幻影,也能打出玄奧攻擊。

    縱然只是融合了最基礎的光明元素玄奧,也能令他的戰斗力,尤其是生存能力,瞬間提升無數倍。

    畢竟,不蘊含玄奧的普通攻擊,打在江淼跟他的身上,連防御都破不了,根本就起不到絲毫的作用。

    但可惜的是,玄奧融合若是如此簡單的話,無數位面中的大圓滿數量,也不會一共就沒有超過三十人了。

    不過,雖然不能完美獲勝,但阿德金斯也有屬于自身的辦法。

    在江淼的血刃,飛過他的要害部分后,他的幻影分身,就重新變為了實體。

    這些血刃的威力自不必說,即便是阿德金斯的身軀同樣堪比中位神器,但也無法抵擋,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但與此同時,他的長刀也已經砍到了江淼的脖子上。

    因為已經避過了要害,這些血刃,最多只是能讓他受些傷,可對于神力積累無比豐厚的阿德金斯,只要不是最關鍵的要害部位受傷,眨眼間便能修復好。

    但若無意外,他這一刀,卻能將江淼直接梟首!

    以神級強者的強大生命力,縱然是被梟首,也不會死亡。

    但相應的,即便是他們這樣的上位神,修復某個單獨的肢體輕而易舉,但要重新將整個身體都“長”出來,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

    而沒有身軀,江淼不說變得毫無反抗之力,但一身實力,能發揮十分之一出來,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雖說如果有足夠的神力積累,這或許也就是十幾息的時間。

    但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別說十幾息了,就是千分之一息,也足以決定勝負了。

    只是,下一刻,阿德金斯嘴角的笑意就直接凝固了。

    因為他志在必得的一道,“當”地一聲,砍在了某種無比堅固的東西上。

    饒是以阿德金斯的城府,也不由得一呆。

    只見不知何時,江淼的脖子前,出現了一層無形的屏障。

    他的長刀,正是劈在這一層無形的屏障上,被直接擋了下來。

    “這是?!”

    阿德金斯略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這薄薄的一層屏障,要知道,他這一擊完全是勢在必得,自然沒有絲毫的保留,手中的長刀,更是上位神器中的上品。

    莫說薄薄的一層屏障,便是砍在那些常見的上位物質防御神器上,也絕不可能毫無反應。

    不過,阿德金斯很快就來不及多想了,因為他無比驚駭地發現,這薄薄的一層屏障,并不是出現在江淼的脖子前,而是出現在他的武器表面。

    他的整個人,都被這無形的屏障給包裹了起來。

    不對,更準確地說,這無形的屏障,仿若一層枷鎖,將他直接禁錮在了其中。

    就連他的神之領域,竟也被這層屏障直接切斷了。

    阿德金斯掙扎了一下,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做出什么動作。

    說的也是,連他的上位神器都無法撼動,可想而知這無形屏障是多么的堅固。

    嗡!嗡!嗡……

    雖然無法動作,但阿德金斯卻沒有坐以待斃的意思,黑白雙色的能量,自他的體內不斷激蕩而出,浪潮一般,源源不斷地沖擊著禁錮著他身體的屏障。

    可惜,他的神力如同浪潮,這無形屏障,卻是巋然不動的堤壩,沒有被撼動分毫。

    反倒是被這能量激蕩產生的空間震蕩,在狹小的空間內不斷壯大共鳴,反過來作用在動彈不得的阿德金斯的身上,令他無比的難受。

    “以為這樣便能困住我嗎?”

    阿德金斯目光凝重,身體當即一陣虛幻,正是他剛剛用過的幻影分身玄奧。

    然而,他再次失算了。

    縱然是利用幻影分身玄奧,將自身變為虛幻的狀態,阿德金斯也根本無法穿透那一層薄薄的屏障。

    “這究竟是什么東西?”

    阿德金斯的面色有些難看,強攻打不破,利用玄奧等手段也是徒勞無功。

    在這完全不講任何道理的屏障面前,任憑他的戰斗經驗再豐富,也是束手無策。

    而且,被人禁錮在原地,這可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

    即便是不能動,阿德金斯也能感覺到各種忍俊不禁跟幸災樂禍的目光,正從四面八方刺過來。

    他實力強勁,一直以來也是自視甚高,跟人相處時,自然不會太過愉快,所以大家也都樂得看到他吃癟。

    當然,他們也十分好奇,江淼這屏障是什么。

    “阿德金斯閣下,你能打破這層屏障嗎?”

    江淼也松了一口氣,這層屏障,正是他來到這個世界,擁有的天賦神通“空間鎖”。

    時間跟空間,乃是這鴻蒙宇宙絕對的高等法則,想當初,江淼的還未成神時,這“空間鎖”便能擋下中位神的攻擊。

    如今,他的靈魂之力增長了不知多少倍,這空間鎖,威力自然也是直線上升,連江淼自己,也不能確定具體威力。

    但現在看來,卻是驚喜不小,至少阿德金斯的這具光明系神分身,似乎是沒有打破的本事。

    笑呵呵地看著被迫擺出“馬踏飛燕”造型的阿德金斯,江淼也當即出聲問道。

    雖然除了視覺外,阿德金斯跟屏障外的一切聯系都被隔絕了,包括靈魂之力,所以他根本聽不到,也感應不到眾人在說什么。

    但他卻能靠著口型,猜出江淼在說什么。

    當然,江淼這句話的意思是,你有辦法打破這屏障就趕快,否則,就干脆直接認輸算了。

    認輸?

    阿德金斯的目光一陰,連跟江淼糾纏太久,他都覺得受不了,更何況是認輸?

    “怎么可能?”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