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 > 第1193章 融魔都
    魔都。

    轟隆聲響起,天地顫動。

    一聲聲驚呼聲響起。

    ……

    此刻,張濤破空而至。

    看著下方行走四方的方平,微微挑眉。

    一旁,龍變和紫兒也迅速破空而來,看著魔都震顫,都露出疑惑之色。

    下方的方平,好像有些恍神。

    當那一聲“愿這盛世再繼續……”的話語聲響起,張濤忽然有些想哭。

    是想哭。

    新武百年,一位位人族強者,奔走四方,征戰四方,都是為了這句話。

    他說過,很多人說過。

    可當方平說出這話的時候,他忽然就是想哭。

     21歲!

    習武三年!

    這個年紀的孩子,原本該做什么?

    這……不該是這個年紀的孩子該承受的責任。

    龍變這些人只看到了方平的輝煌,他卻看到了無奈,看到了人族的無力。

    他21歲的時候,遠沒有方平這般壓力。

    那個時候,人族雖然勢弱,可大戰還沒爆發,他享受過和平,享受過生活。

    方平沒有!

    征戰,一次次的征戰,傷痕累累,有苦自知。

    承受著這個年紀本不該有的壓力,不該有的責任,也承受著不該有的榮耀……

    “對不起!”

    一聲呢喃,低不可聞。

    他只能說對不起。

    是他,引領著方平走上了這條路,是他,將種族存亡的壓力,交給了方平。

    可他沒辦法,他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承擔不起這樣的責任。

    他只能選擇一位比他更合適,更強大的人來接替他,來承擔這一切。

    一旁,龍變二人有些無法理解這樣的情緒。

    在他們看來,方平太成功了!

    成功的有些超乎想象。

     21歲,證道天王,哪怕人族現在有壓力,可也遠不如以前那么大,方平還有什么不滿足的?

    張濤還有什么好抱歉的?

    他們不懂。

    有人懂。

    李老頭踏空而來,聽到了那一聲呢喃,看向張濤,眼神也有些復雜,輕聲道:“他其實自己清楚這一切,他接任魔武武道社社長的時候,也許還不懂什么。

    可當他從禁區回來的那一天,從他決定覆滅魔都地窟的那一天,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接下了這個重擔,那他就不會后悔。

    而你……也無需說對不起。”

    張濤笑了笑,好像遺忘了剛剛的一切,看向下方,笑道:“看來這一次,他又有收獲了!”

    魔都,此刻從魔都之外看去,好像有些若隱如現。

    張濤也走上了人皇道,他沒方平那樣的能耐,融合一些城市,可他能感知到一些東西。

    此刻,天地之間,好像有股特殊的波動。

    本源的波動!

    方平的本源世界,他其實看到過。

    此刻的方平,恐怕是在融合魔都了。

    數千萬人口的魔都!

    方平的人皇道,還沒斷!

    是的,這一刻張濤有明悟,方平的人皇道沒斷,不是道沒斷,是心依舊。

    他沒放棄人類,那他就是一代人王,甚至是一代人皇!

    這一刻,張濤感觸極深,有后繼有人的欣慰,也有擔憂和惶恐。

    這盛世,能持續多久?

    三界風云變幻,人族實力雖強,可是風云的中心,這些普通民眾,真的能一直享受這盛世?

    也許……下一刻,明日,后日,這盛世就成了鏡中水月。

    張濤心緒起伏,很快,鎮定了心神,他還不能亂,也不能悲觀,也無需悲觀!

    “魔都民眾,三界風云起,戰爭還在繼續,我人族兒郎,還能再戰嗎?”

    張濤聲音響徹四方。

    李老頭看了一眼下方震顫的方平,惶恐的人類,陡然暴喝道:“能!”

    “能!”

    下方,一聲聲吼聲傳出,當然能戰!

    “能!”

    一位位武者暴吼,轉瞬間,席卷整個魔都,無數普通人也在怒吼。

    ……

    方家。

    方圓揮舞著拳頭,高喝“能”,人族兒女皆能戰!

    百年之戰,死傷無數,唯獨這股熱血還未熄!

    ……

    魔武。

    吳奎山放聲高喝,武大兒女皆能戰,一腔熱血永不滅!

    ……

    總督府。

    魔都總督大聲呼應,能戰,三十萬魔都軍武者枕戈待命,隨時能出戰,蕩平四方敵!

    ……

    菜市場,商業街,武大……

    這一刻,這座城市在沸騰!

    ……

    上空中。

    張濤笑了,強弱無所謂,敢戰之心不滅,這就夠了!

    百年前,我們那么弱,不還是撐到了現在。

    武道必爭!

    武者必戰!

    百年前,第一任三部部長中的軍部部長,在《淬煉法》扉頁寫出了這句話,爭!

    爭了百年,百年來,無人不爭!

    爭到了今日,光明就在眼前。

    “人族四方皆敵,有人懼嗎?”

    “不懼!”

    “若是有朝一日,戰至最后一人,讓你跪下求生,可愿跪下?”

    “不愿!”

    “那就人族一體!同心協力!”

    張濤語氣激昂,高喝道:“我和方平他們,愿再戰三界!卻怕有朝一日,我人族放棄了!怕有朝一日,我們戰死他鄉,我人族妥協了!”

    “我怕,他怕,所有人都怕!怕的我們不敢死!”

    張濤暴喝道:“怕死!怕死了,人心散了,種族滅了!都在怕,前怕狼后怕虎,敢戰之心在磨滅!今日我再問你們,我們戰死了,可愿再戰?”

    “愿意!”

    “我們戰死了,這人族,還是不是人族?”

    “是!”

    一聲聲怒吼響徹四方。

    方平怕提這個,他告訴大家,他不死,人族不滅。

    可誰能保證自己不死?

    方平不能,張濤也不能。

    他不怕提這個,到了現在這地步,他不怕人類承受不了,此刻,放聲高喝道:“記住了,哪怕我們戰死了,也沒什么!

    總有英雄出,總有新人出!

    別放棄,別絕望,總有一日,我們會再次站起來!

    記住就行,心中的火不滅,人族就不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這火星,就可以焚盡一切敵!”

    “記住了!”

    “……”

    天地都在顫動。

    記住了!

    他們記住了張濤的話,記住了武王的話。

    哪怕淚流滿面,他們也記住了。

    哪怕有朝一日,人王和戰王真的戰死了,他們也不會忘記今日武王說的話。

    希望在,光明在,黑暗不可怕!

    ……

    魔都在爆發。

    地球在顫動,大道在沸騰。

    這一刻,紫兒和龍變都感受到了不同,很大的不同。

    這一刻,天地之間,一條條如同脈絡般的道路呈現。

    大道通天,天地的盡頭,好像有三道門戶呈現。

    張濤冷眼旁觀,看到了那一方虛無世界,看到了道路的盡頭,不知有多遠。

    三道閉合的門戶,在黑暗盡頭若隱若現。

    張濤好像看到了一雙眼。

    這一刻,張濤忽然笑了起來,氣血沖破了云霄,甚至沖破了世界的壁壘,降臨到了那一方世界中。

    一條通天的金色大道,蔓延開來,朝世界的盡頭蔓延。

    張濤踏上了大道,一步一步往天空走去。

    “我想看看你們!”

    張濤語氣帶笑,“看看你們的臉,記住你們的臉,看看到了那一日,是打碎這張臉,還是撕破這張臉!”

    黑暗無聲。

    張濤氣血覆蓋天地。

    此刻,黑暗盡頭,好像出現了一只眼,眼睛看向人間。

    張濤氣血再度爆發,覆蓋天地,遮住了下方的方平。

    “我為人皇,我成皇之日,人族無敵之時!”

    “我為人皇,屠盡四方敵,有我無敵!”

    “我為人皇,武王張濤!”

    “……”

    聲音洞穿世界壁壘,這一刻,在本源世界傳蕩。

    黑暗盡頭,那只好像眼睛的物體,盯著他看了一會,看了一會,很快,那一抹白色消失,天空中,無數大道脈絡消失。

    而此刻,林紫和龍變感覺自己快窒息了。

    張濤汗如雨下,卻是哈哈大笑!

    “傻鳥!”

    剛剛激昂的武王,這一刻卻是笑的肚子疼,捂著肚子,哈哈大笑,“皇?算個屁!老子不照樣忽悠的你叫爹!”

    “……”

    四方皆寂。

    龍變和林紫也是汗如雨下,臉色發白,這武王,真的瘋狂。

    此刻,李老頭踏空而來,面色凝重,低聲道:“剛剛那是……”

    張濤笑呵呵道:“人心齊,大道現!人族雖不是無敵,卻也撼動了大道,大道呈現,有人想窺探,甭管是不是,那都別想!”

    他其實也不確定,是不是有人要窺探。

    那泛現白色的玩意,是不是眼睛,他不知道。

    可此刻,方平在融魔都,動靜不小,引起了一些可能在沉眠的人的關注,他當然不能讓這種情況暴露。

    他武王,人皇,這就足夠了。

    人皇是傳說,可既然流傳了出來,那大概就在計劃之內。

    既然如此,那人皇強大,就不用太過擔心,因為還在計劃中。

    老張也是算計起家的,哪能不明白這個道理。

    一切的算計,就怕出變數。

    在計劃中,再強都可以應對。

    他哪怕破八,也許都不會引起一些人的在意。

    既然如此,那他就沒什么好怕的,得把下方那個家伙藏起來。

    而就在此刻,下方,有人嘆道:“要點臉,下次別再偷我的演講稿,自己寫去!”

    “……”

    張濤一愣,接著就想破口大罵,你的演講稿?

    這是你的嗎?

    這是我自己寫的!

    下方,方平踏空而來,面帶笑容,更下方,好像有無數道虛影融入他體內,方平此刻無法遮掩氣機,張濤感應到了他的強大。

    越來越強大!

    魔都,也在發生變化。

    大地在顫動,能量在爆發,強者在變強,弱者也在變強。

    方平和魔都,好像建立了一條無形通道。

    此刻,魔都甚至有擴張的趨勢。

    地面在顫動不停,土質越來越堅固。

    一座有些虛幻的城市,現代化城市,在方平本源世界中慢慢成形。

    魔都太大了!

    而此刻,這成形的城市,開始蔓延,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方平也在回饋,無數的能量在溢散。

    在回饋那些民眾。

    張濤看的直搖頭,也就方平了,他其實也有類似的能力,他的大道內,那些人影,他其實也可以回饋。

    可真的沒辦法和方平一樣,不計代價,不計消耗。

    方平之前拿到了圣人令和天王印,熔煉了太多的本源氣和不滅物質。

    此刻,他在大量消耗這些東西,在回饋四方。

    “假人皇!”

    方平忽然說了一句,老張臉色難看,你才是假的,你全家都是假的!

    方平鄙夷了一句,又道:“剛剛那是眼睛?”

    “不知道。”

    “那是三焦之門嗎?”

    方平也看到了盡頭那好像三焦之門的東西,老張沉吟片刻,點頭道:“應該是。”

    “大道松動了……”

    方平看向四方,輕笑道:“有點意思,你感應到了嗎?大道不是在松動,其實是……”

    老張接話,緩緩道:“在貼近這個世界!”

    兩人點頭。

    李老頭也接話道:“不錯,剛剛那一刻,我好像感受到了,那應該是本源世界,卻是有種降臨的意思……”

    說著,沉聲道:“這算什么?最終有一日,大道會降臨到現實世界嗎?”

    老張笑瞇瞇道:“不急,你們發現了嗎?人類的大道,越來越好走!好像在吸引大道降臨,是什么東西,讓大道不斷貼近人類呢?

    之前的大道,在另外一重空間中,距離我們太遠太遠。

    可現在,好像距離我們越來越近,所以我們的道,要好走了一些。”

    方平笑道:“大道貼近我們,其實也就近期的事。可能性不少,最大的可能……也許和一些不同的道有關,大道……你發現了嗎?

    大道有三條,只有三條!”

    老張挑眉,方平繼續道:“殊途同歸,最終大道只化為三條,可為何不能化為一條?是不是有人想嘗試著,讓萬道演化,最終化為一條道呢?”

    方平笑呵呵道:“有點猜測,也許這就是一些人的目的,人族最近,歸一的人好像越來越多了,就是不太成熟。”

    老張點點頭,沒繼續這話題,看向方平,問道:“感覺如何?”

    “很好!”

    方平笑了起來,眾人也感受到了,他氣機還在壯大中。

    魔都,也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方平的本源世界中,沿著魔武,魔都在迅速成形。

    本源世界中,20枚圣人令和天王印,開始下沉。

    好像要埋入地中,鞏固這方世界。

    一枚有些裂紋的腦核,此刻忽然騰空而起,朝上空的假太陽飛去。

    方平要把腦核懸掛虛空!

    這件事他早就想做,卻是一直擔心腦核裂痕的問題。

    可今日,方平做了。

    破碎?

    和蒼貓交流結束的時候,他就在想,自己為何不可以遨游本源宇宙?

    他有點想法,也許是因為自己和本源世界聯合的不夠緊密。

    因為他和蒼貓不同,他沒把腦核融入本源中。

    今日,方平有些感悟,也許腦核最終就是要融入本源,本源化為自己的本源,而不是孤懸在外的海島。

    現在的本源世界,就是一塊飛地,和方平并無太密切的聯系。

    方平也是想到了蒼貓可以遨游世界,才想到了這一點。

    他本源體之所以溢散,可能就是因為這些。

    魔都還在融合中,方平的本源世界,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無數人影浮現,進入了魔都城中。

    上空,那一輪新的太陽,越來越明亮。

    下方,山川浮現,高峰浮現,湖泊出現。

    四個胖娃娃,此刻從湖泊中飛出,歡喜異常,圍繞著本源世界旋轉,噴著口水,本源世界第一次下雨了!

    “吱呀吱呀……”

    幾個胖娃娃還在噴口水,大地之上,有些地方形成了小小的湖泊,有的地方出現了溪流。

    就在這時候,空中,梅花印浮現。

    一只貓扒開了界壁,偷偷摸摸地朝方平的世界看來。

    貓眼中滿是意外,滿是稀奇。

    騙子的世界,好有趣。

    好多人,好熱鬧!

    比它的世界要熱鬧多了。

    這一刻,這只貓好像想到了很久很久之前,久到了它根本不記得什么時候了,有人跟它說,“本源世界也是世界,萬物復蘇,天地初開,世間在輪回……”

    蒼貓不太懂,也不管這個,此刻爪子扒拉著界壁,繼續偷窺。

    好好玩的樣子!

    四個胖娃娃好像發現了它,朝它飛來,蒼貓賊兮兮地看了一眼四方,忽然爪子一伸,抓住了一個胖娃娃,發出了哼哧哼哧的笑聲。

    本貓要撿一個回去!

    它也要貓世界下雨,貓世界有河流出現。

    這胖娃娃,上次看到了,它很不耐煩。

    可現在,它想撿走了。

    這胖娃娃居然可以下雨耶,太厲害了。

    蒼貓將這個胖娃娃藏在了爪子中,四處偷窺了一下,想走了,騙子沒發現吧?

    剛想走,肥大的腦袋被人拍了一巴掌。

    “干嘛呢?不許帶走!這幾個小胖子我現在還有用,以后沒用了,都塞你那邊去!”

    蒼貓有些遺憾,被發現了。

    方平身影浮現在虛空中,將大貓提溜了出來,一手抓著它的脖頸皮,肥貓的脖頸真肥,提起來都快成球了。

    這貓也干的出來,居然想偷自己的胖娃娃。

    方平提著蒼貓,此刻,如同神靈一般,四處游蕩起來。

    變了!

    本源世界好像變了許多,更有生機了。

    不大,地方還是很小。

    如同螞蟻王國,此刻,密密麻麻的人影在魔都中走動,方平巨大無比的身影,如同神靈。

    “大貓,你說,還有沒有其他人和我一樣,也在本源中融入了一方世界?”

    方平忽然問了一句,又道:“而我,就是這蕓蕓眾生中的一員,生活在這樣的一片世界中,一直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其實生活在一片虛假的世界中?”

    蒼貓疑惑地看著他。

    方平笑道:“問你一件事,你一直說我是小偷,偷了別人的能量,你知道我到底偷了誰的嗎?”

    蒼貓爪子撓了撓耳朵,半晌才道:“不知道耶,第一次看到你,就是覺得你用的能量好像有些熟悉,不知道是誰的……不過好像是無主的,那就不是偷了,是撿來的!”

    方平笑道:“蒼貓,你說,如果有一天,我的本源世界中,真的有了一方世界,而且是真實世界,那時候,我死了,這方世界還在嗎?”

    蒼貓一臉迷糊,“死了……死了的話……要是本源世界不滅,而且還有本源土,那就可能還在吧。”

    “我算是他們的創世神,而我死了,他們當中一人走出了這方世界,能否借用我生前留下的力量呢?”

    蒼貓疑惑,搖頭道:“不知道。”

    “我有什么能量,什么能力?”

    方平摸著下巴,“我的不滅物質,本源氣,精神力,氣血之力,都很強大!起碼對一些弱者而言,我這樣的強者,力量幾乎是無窮無盡的!

    而我,本質上其實只是帝級,那更強大的人呢?

    當對方能借用我留下的本源氣之后,那下一步,該借用什么了?”

    方平看向蒼貓,笑道:“還有什么比本源氣更強大的嗎?”

    蒼貓遲疑道:“歸一的力量?”

    “歸一的力量?”

    方平重復了一遍,喃喃道:“除了這個呢?還有別的嗎?我更想知道,從這本源世界中走出去,我還算真的人嗎?”

    蒼貓糊涂了,“你是人呀!”

    “那下方的那些影子,是人嗎?”

    方平指了指下方那些虛影,他們有智慧嗎?有想法嗎?

    蒼貓想了想道:“他們是人啊,外面有他們的!你把他們的影子放出去,也許他們可以和外面的人融合呢。”

    五雷轟頂!

    方平身體劇顫。

    影子……放出去……融合!

    重生……方平……融合!

    “我是方平……”

    方平喃喃一聲,我眼中的重生,就是如此嗎?

    我……活在誰的世界中!

    這一刻,方平心緒波動的厲害,蒼貓疑惑地看著他,又道:“他們本來就是他們自己啊,說不定就和做夢一樣呢。我也經常在貓世界睡覺,睡醒了,在貓世界干的事,就好像我自己干的一樣……不對,本來就是本貓自己干的!”

    蒼貓隨意道:“所以現在這些影子干了什么事,以后影子走了,和自己融合了,說不定自己就知道影子干了什么,跟做夢差不多吧!”

    方平吐氣,“我現在還不能做到這一點,這些影子好像也無法離開這方世界,這么說,我的世界還不夠成熟!”

    方平笑了,“做夢嗎?南柯一夢……何其相似!我的前半生,原來只是一場夢?有趣,有趣!”

    蒼貓糊涂了,真的聽不懂了。

    方平卻是不在意了,笑了起來。

    我還是我,只是有些東西,他有些明悟了。

    一腳踢飛了蒼貓,不需要這貓了,方平笑的燦爛,一切的疑惑,很快都能清楚的。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