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幫手
    唐夭夭站在唐寧身邊,看著蕭玨單方面被陸雅蹂躪,詫異道:“贏了錢還挨揍,他們怎么了?”

    唐寧看著她問道:“你剛才給蕭玨什么了?”

    “沒什么。”唐夭夭看了看他,說道:“他讓我幫他押了兩萬兩銀子,我剛才把他贏的錢給他了。”

    “沒事了。”唐寧瞥了蕭玨的方向一眼,說道:“反正他們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了,陸雅知道分寸的,蕭玨上次也說,他挺喜歡陸雅揍他的。”

    一刻鐘之后,蕭玨半邊屁股坐在椅子上,目光無神,極度后悔的說道:“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安陽郡主不能相信,我不知道唐姑娘也不能相信……”

    以后蕭玨就會知道,日常翻車這種事情,其實再也尋常不過。

    陸雅現在還只是一個初級女友,等她和小意在一起待的久了,從她身上學到丈母娘的一兩成功力,蕭玨就會明白,“女朋友”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恐怖生物。

    唐寧看著他只敢用半邊屁股落座的樣子,問道:“你這樣子不影響晚上的約斗吧?”

    蕭玨指了指他的腦袋,說道:“打架不一定要靠身體,最主要還是靠腦子。”

    唐寧搖了搖頭,蕭玨要是有腦子,就不會讓唐夭夭幫他壓注了。

    “約斗,什么約斗?”陸雅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唐寧站起身,將時間留給她們,關于后面的幾場比試,到底應該如何操作,他還要和唐夭夭商量商量。

    今日的比試,左驍衛已經成功晉級四強,接下來還有三場比賽,會在三天內比試完畢。

    這三場分別是右羽衛對左西門衛,左金羽衛對右北門衛,左羽衛對右金羽衛。

    這三場其實沒有什么好賭的,前兩場兩隊的實力懸殊,幾乎不可能發生反轉,賠率低的可憐,最后一場兩隊勢均力敵,押注的話,風險太大。

    賭并不是一個好習慣,所以唐寧從來不參與沒有把握的賭局。

    驍騎衛這一場,已經讓他們賺了個盆滿缽滿,足夠舉辦許多次大比了,余下的三場比賽,無須再賭。

    這一場的收獲自然不止是銀子,如果陳皇說話算話,那么他現在已經是左驍衛的郎將了,如果再勝兩場,左驍衛五千人,就全都歸他這個中郎將管,包括蕭玨,都只是他手下的小弟。

    有人喜自是有人愁,唐家門口,已經被諸多將門子弟弄得狼狽不堪,直到有唐家的下人從側門出去,引來了金羽衛,眾人才作鳥獸散。

    唐璟派人將唐府門前全都用水沖洗了一遍,空氣中的臭味才消散了一些。

    這些人在唐府的大門口小解,已經是直接欺上門來了。

    可唐家對此,卻沒有一點兒辦法,若只是一家兩家還好,上奏參他們一本,也能讓那些紈绔吃不了兜著走,可問題在于,京中有名有姓的將門就來了七八家,朝廷根本不可能將他們全部懲罰。這個啞巴虧,唐家吃定了。

    最讓他憋屈的是,直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唐昭在外面闖了什么貨,怎么就一次得罪了這么多將門子弟?

    也幸虧他跑得快,若是讓二叔知道,他讓唐家與這么多將門交惡,怕是今天就會打斷他的腿……

    想到當日他對自己說過的絕不惹事的保證,唐璟心中便充滿了懊悔。

    滇王府中,滇王看著面前的幾人撥著算盤,面色黑如鍋底。

    驍騎衛的這一場比試,使得他輸掉了近乎小半身家,多年來的積攢和努力毀于一旦。

    “唐昭,蕭玨……”想到唐昭的那所謂的內幕,他便恨得牙癢癢,而沒有驍騎衛的大勝,他也不會輸這么多銀子,順便也將蕭玨也記恨上了。

    ……

    京師,楓林路。

    楓林路位置偏僻,十余年前就已經半廢棄狀態,到如今已經近乎沒有人知道。

    但對于將門子弟而言,這條路卻并不陌生。

    因為自小這里就是他們互相約斗打架的地方,或是單對單,或是多對多,這里位置偏僻,不會有人發現,更不會被家中長輩看到。

    戌時未到,這里就聚集了十余道人影。

    站在凌風身邊的一人道:“蕭玨呢,怎么還不來,他不會不來了吧?”

    “不來正好。”凌風冷笑一聲,說道:“他要是不來,明天全京師就都知道他蕭玨是一個沒種的烏龜兒子王八蛋……”

    對于將門來說,打不打得過另說,敢不敢打,卻是事關尊嚴,臨陣脫逃,可比被人痛揍一頓要可恥的多。

    “你們說,蕭玨會叫誰來,劉俊,穆羽,還是陸騰?”

    “陸騰和蕭玨又不是一伙,他為什么會來?”

    “你忘了,蕭玨現在和陸雅在一起了,陸騰不就和他一伙了?”

    “我們有十幾個人,難道害怕他陸騰不成?”

    “那陸雅呢?”

    ……

    眾人議論紛紛時,聊至某一個話題時,都閉上了嘴巴。

    陸騰不可怕,可怕的是陸雅,那女人有多厲害,將門的諸多子弟都有體會,如果不是蕭玨的驍騎衛害他們輸了銀子,蕭玨也太過嘚瑟,他們其實還挺感激他收了陸雅那個妖孽的……

    一人向前方瞥了一眼,忽然開口道:“有人來了。”

    只見一輛馬車緩緩的從前方駛來,走得近了,才有人看清了馬車上的標志,說道:“是蕭府的馬車,蕭玨來了!”

    看著馬車緩緩走近,凌風臉上露出一絲疑惑,喃喃道:“搞什么鬼,他一個人來的?”

    以防蕭玨搬救兵,他回去之后,還特地多找個幾個人來,其中有幾個人的身手還算厲害,除非蕭玨能叫來一倍于他們的人手,否則只有挨打的份。

    蕭玨在京師沒有幾個朋友,凌風也不相信那一輛馬車里能裝得下三十人。

    蕭玨雖然蠢,但也不至于會一個人來送死,不知為何,看到這輛孤零零的馬車時,凌風的心里反而有些不踏實。

    車簾被人掀開,蕭玨從馬車上下來,看著對面,詫異道:“陣仗不小啊……”

    他目光望向凌風,問道:“你帶這么多人來打架,你爹知道嗎?”

    如果讓父親知道他在外面惹事,他怕是少不了一頓揍,但在這么多人面前,他自然不能露怯,凌風看著他,說道:“你管我爹知不知道,姓蕭的,有什么幫手趕快叫出來,別想著我們一會兒對你手下留情!”

    凌風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如果蕭玨真的沒有什么幫手,那么一會就是他們這些人群毆他一個了。

    蕭玨掀開馬車車簾,問道:“凌將軍,您都聽到了吧?”

    隨著他話音落下,一名面色陰沉的中年男子從馬車上跳下來。

    看著那中年男子,凌風身體一顫,整個人呆立原地,失聲道:“爹!”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