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網游小說 >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游戲 > 第八百九十四章 被算計了
    在一般情況下,玩家對于同一件事情只能進行一次判定,所以劉星如果在這個時候進行意志判定的話,那么等意志判定成功后提供的時間也結束時,那么劉星基本上就可以準備好上路了。

    所以,劉星知道自己現在必須得想辦法挽回頹勢。

    那該怎么辦呢?

    劉星本來想嘗試將某件東西投擲出去,看看渡邊江會不會受到影響,但是劉星很尷尬的發現自己手頭上可以說是什么能丟的東西都沒有,早知道就不讓丁坤他們每天都掃地了。。。

    至于找渡邊江好好聊一聊,劉星仔細感受了一下身后的目光便選擇了放棄,而且自己和當年的樣子也沒有發生什么改變,所以渡邊江如果想要和自己好好聊一聊的話,那么自己現在應該是和它面對面了。

    所以,到底該怎么辦呢?

    劉星現在是越想越煩躁,因為這怎么看都覺得是一個死局。。。不對,克蘇魯跑團游戲大廳應該不存在所謂的死局!

    所以,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劉星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然后開始回憶科德給自己講述的那些關于活體詛咒的信息。

    首先,活體詛咒除非被徹底解除,否則它就是一個不死的存在,但是活體詛咒是可以擊潰的,因為它在發起攻擊的時候會從靈體切換為實體!

    但是,現在手無寸鐵的劉星肯定是沒有辦法擊潰渡邊江的,甚至可能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所以劉星知道自己和渡邊江硬碰硬肯定是沒有任何機會的。

    然后,活體詛咒是有自己的攻擊套路,所以它們的攻擊方式會非常死板,因此科德才能夠一次又一次的擊潰那個一直追殺它的活體詛咒,因為科德已經發現了那個活體詛咒的弱點。

    等等,攻擊套路?

    劉星眉頭一挑,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又走入了思維誤區。

    如果根據科德的說法,達到30分貝應該只是會觸發渡邊江的攻擊,這也就是說自己可以在渡邊江的攻擊中尋找生機。

    那么渡邊江的攻擊會是怎樣的呢?

    雖然從表面上來看渡邊江是會直接把人給活活“嚇”死,但是根據劉星等人的推測,那些受害者又應該并不是被嚇死的,因為那些受害者按理來說可不像是會被嚇死的主。

    所以如果只是一個兩個被嚇死的話那還情有可原,但現在是十多個人都被渡邊江“嚇”死了,那么這讓人不得不懷疑其中有什么隱情。

    比如,那些受害者雖然看起來是面目猙獰,一副受驚過度的樣子,但這很有可能只是一個假象而已。

    而且劉星可以肯定此時的渡邊江應該已經在監控著張景旭等人,這就說明昨天公家派系的玩家們應該也是全部被渡邊江給盯上了,但他們最后也就損失了三名隊友而已。

    這就說明渡邊江的攻擊對于玩家而言并不是無解的。

    所以,劉星覺得自己現在應該試著去觸發渡邊江的攻擊,這樣自己才能夠置之死地而后生。

    當然了,渡邊江的攻擊也不能隨便觸發,因為劉星估摸著渡邊江的攻擊套路很有可能是根據敵人在某個時間段內發出幾次超過30分貝的聲音,來決定自己發起多少次攻擊;亦或者是以一定時間為標準,在這個時間段里敵人只要發出超過30分貝的聲音就發起一次攻擊,接著渡邊江的攻擊在這個時間段內就會進入冷卻期。

    劉星認為這應該是后者,因為如果渡邊江的攻擊模式是前者的話,那么公家派系的玩家損失會更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渡邊江就沒有劉星之前想的那么可怕呢。

    因為只要躲過渡邊江的一次攻擊,那么自己就可以自由活動一段時間,這樣自己的處境將會好上許多。

    至少不用再趴在地上了。

    想到這里,劉星便決定。。。繼續先趴著。。。

    因為想法是好的,但是對不對就不知道了,所以劉星覺得自己還可以堅持一下,看看張景旭等人會不會先忍不住給自己做“表率”。

    于是乎,劉星開始側耳傾聽張景旭等人房間里的情況。

    可惜就這樣過去了十多分鐘,劉星什么動靜都沒有聽到,而且kp蝸牛也給劉星下了最后通牒——還有五分鐘,如果劉星沒有什么動作的話,那么“劉星”將會因為熱量流失過于嚴重而導致體溫不斷降低,到時候“劉星”隨時都可能打噴嚏。

    所以,劉星知道自己是不能再等了。

    于是乎,劉星開始挪動自己的身體,準備先來一個咸魚翻身再說。

    畢竟這么趴著實在是太難受了,而且視野也會受到很嚴重的影響。

    所以劉星慢慢的開始翻身,盡量不發出太大的聲響。

    也不知道是不是kp蝸牛特意在搞自己的心態,劉星發現在自己的余光處出現了一個沙漏,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個沙漏里的沙子在不斷的上下翻飛。

    很顯然,這個沙漏就是一個分貝監視器,如果上面的沙子全部落下去的話,那就說明自己發出了超過30分貝的聲音。

    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沙漏里已經有三分之二的沙子在底下紋絲不動,這就說明自己現在的動靜已經在20分貝以上了。

    這也就是說,自己接下來只要動靜再大一點,那么隨時都有可能會受到渡邊江的攻擊。

    等再小心一點了。

    又花了一分鐘的時間,劉星終于成功的完成了咸魚翻身,就在劉星成功翻身的那一秒,沙漏上方的沙子可能就差一兩顆就全部落下去了,這讓劉星的心跳瞬間加速。

    不過此時的渡邊江依舊在劉星的視野范圍之外。

    在平復了一下心情之后,劉星便開始嘗試著坐起來。

    而這一次劉星的動作加快了不少,因為劉星知道自己再這么磨蹭下去的話,是不可能在五分鐘的最后時限里站起來的。

    如果可以站起來的話,那么劉星在面對渡邊江的攻擊時也會方便不少。

    所以劉星一邊盯著那個沙漏,一邊利用腰力坐立起來。

    還好沒有出現什么幺蛾子,劉星終于看見了渡邊江。

    此時的渡邊江就站在,或者說是漂浮在劉星的不遠處,原本有些模糊的人影也清晰了不少,這也讓劉星更加確定他就是渡邊江。

    不過此時的渡邊江正不斷的散發出一陣陣灰霧,這讓劉星不禁想起了鏡中世界的大霧。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些灰霧應該就是渡邊江的攻擊手段了,因為劉星注意到渡邊江身邊的灰霧已經延續到了張景旭等人的房間里。

    劉星一邊盯著渡邊江,一邊繼續著自己“站起來”的計劃。

    不過這也是劉星“三步走”計劃里最難的一步,因為劉星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雙腿因為長時間在地上保持不動已經有些發麻了。

    甚至劉星都覺得自己的雙腿已經不屬于自己了。

    這下麻煩了。

    劉星眉頭一皺,不得不先等待自己的雙腿恢復正常。

    但是,時間不等人啊。

    就在劉星終于等到雙腿恢復準備站起來的時候,kp蝸牛開口說道:“好了,五分鐘的倒計時已經結束了,現在劉星你每二十秒鐘就會進行一次暗投,如果暗投成功的話你便會打一個噴嚏,而噴嚏的分貝最高會達到150分貝。”

    “什么鬼,我記得150分貝的聲音就相當于開槍的聲音了吧?我打噴嚏的聲音怎么會有這么大?”劉星有些驚訝的說道。

    kp蝸牛呵呵一笑,認真的說道:“因為在現實世界里的確有人打噴嚏的聲音會超過150分貝,所以在這里我們就取了一個最大值。”

    最大值?

    劉星眉頭一皺,認真的問道:“這么說來的話,渡邊江發起的攻擊將會與分貝大小有關嗎?”

    “沒錯,分貝越大那么渡邊江的攻擊就越強烈,看來劉星你還是挺會抓字眼的。”kp蝸牛回答道。

    聽到kp蝸牛這么說,劉星立馬盯住了沙漏,然后慢慢的站了起來。

    當劉星看到沙漏上方就只剩下一點沙子的時候,立馬加大了活動的幅度。

    果然,沙漏上方的沙子都掉了下去。

    與此同時,渡邊江身邊的灰霧瞬間撲向了劉星,而劉星則是一動不動,不敢再發出更多的聲音。

    “因為你觸發了渡邊江的攻擊,所以。。。”

    kp蝸牛的聲音戛然而止。

    與此同時,一陣骰子落地的聲音響起。

    然后,劉星便發現自己在被灰霧徹底包裹住時,已經完全失去了聽覺。

    然后是視覺。

    嗅覺。。。

    味覺。。。

    觸覺。。。

    感覺。。。

    劉星的六覺徹底喪失。

    這時的劉星終于明白那些受害者與其說是被嚇死的,不如說是因為陷入瘋狂而死的,因為這種失去一切的感覺的確會讓人精神崩潰。

    但是,劉星總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勁,因為按理來說渡邊江還沒有能力封閉自己所有的感覺才對。

    所以,這難道是障眼法?!

    劉星想了想,選擇繼續保持安靜,一動不動。。。那怕劉星已經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至于劉星想要聯系kp蝸牛,結果自然是音訊全無。

    所以,劉星只能開始回憶人生,確切的說應該是回憶“劉星”的人生來打發時間,因為劉星知道這不到天亮,自己的六覺是不可能恢復正常的。

    然后劉星便發現“劉星”的記憶的確有問題,因為“劉星”的記憶在很多時候都發生了斷層,尤其是“劉星”在讀大學之前的記憶就像是一份個人簡歷,只記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而其他的內容就一概不知了。

    而劉星之前很喜歡翻看“渡邊流星”的記憶,而“渡邊流星”的記憶給劉星的感覺就很正常,因為“渡邊流星”那些重要的記憶非常清楚,而一些無關緊要的記憶就會想對模糊,但是如果要仔細回想的話還是可以想起一個大概,再不濟也會有一些零散的記憶碎片。

    所以如果要拿“劉星”與“渡邊流星”的記憶進行對比的話,劉星就發現“劉星”的記憶有些奇怪,這讓劉星不得不懷疑“劉星”在大學之前的記憶都是完全虛構出來的。

    不對。

    這應該不能說是懷疑,而是確定了。

    因為“劉星”并不屬于這個平行世界,他很有可能是被克蘇魯跑團游戲大廳從其它平行世界里安排過來的,并且還被安排了一個與其本身身份不符的新人設——醫科大學生,所以克蘇魯跑團游戲大廳又給“劉星”重新設計了新的記憶以符合新人設。

    那么“劉星”在本來的平行世界里是什么身份?

    劉星嘗試挖掘“劉星”深層次的記憶,結果卻是一無所獲。

    或許是此時的“劉星”還處于清醒狀態吧。

    劉星只能選擇了放棄。

    不過就在這時,劉星突然覺得自己的四周出現了一道光。

    難道這是要天亮了嗎?

    因為失去了六覺的緣故,劉星同時失去了對時間的把控,所以劉星也不知道現在的具體時間。

    堅持就是勝利!

    劉星穩住心神,繼續通過回憶過去的方式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然后,劉星便發現自己身邊的光越來越亮,與此同時還出現了一連串骰子落地的聲音。

    接著,劉星的六覺逐步恢復。

    當劉星恢復視覺的時候,便發現眼前的渡邊江已經消失不見,而身后的陽光也灑進了客廳,外面也傳來了那些狂信徒活動的聲音。

    看來自己終于是逃過一劫了。

    不過這時的劉星還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畢竟自己也算是杯凍了大半個晚上,所以現在感冒也很正常。

    就在劉星準備回房間去換一身衣服的時候,便看到丁坤從自己的房間里走了出來。

    “丁哥早啊。”

    劉星下意識的打了一個招呼。

    然后,劉星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因為丁坤是被自己親手綁在床上的,所以劉星知道丁坤是不可能獨自揭開繩子,然后在這個時候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法克,被算計了!

    就在這時,“丁坤”變成了渡邊江的模樣,一臉獰笑的沖向劉星。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