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855、被驅逐?
    碧言是何時出現的?
        李牧不知道。
        如果不是她出聲的話,李牧甚至都不知道她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很顯然,此時碧言的實力,超過李牧太多,以至于她到了李牧身邊,李牧竟然都沒有在第一時間察覺。
        李牧認真地看著碧言的臉龐,魅惑嬌俏,一張說不出哪里特別好看,但就是非常完美的臉,讓任何人看了,都會怦然心動,碧綠色的長發,仿佛是翠綠水藻一樣,將她的肌膚,襯托的越發雪白細膩,猶如美玉。
        只是,她的表情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冷漠。
        哪怕是她站在李牧觸手可及的身邊,給李牧的感覺,卻好似是隔著千山萬水。
        “不準備解釋一下當日的不辭而別嗎?”李牧道。
        他想起來老神棍說的話。
        呃,到底從那些特征來看一個女孩子是不是處女來著?
        而且畢竟是青狐神,就算是失去了處子之身,凡人的那些變化特征,應該是看不出來吧。
        碧言道:“解釋什么?不過是利用你,擺脫了六部的追殺,又得到了兩枚鑰匙,我走的時候,沒有取你性命,已經算是很不錯了……啊,你不會是認真了吧?”
        李牧嘆了一口氣,道:“女人變臉,還真的是比翻書更快啊。”
        碧言突然笑了。
        那是一種哪怕笑起來的時候,眼眸里的寒霜依舊可以將人冰凍的笑容。
        “怎么?傷心嗎?”她道:“不過是在演戲而已,你知道的,在你們凡人的傳說之中,狐妖不是最喜歡騙人嗎?”
        “所以說,其實六大種族降臨的計劃,是你一手策劃的?”李牧又想起老神棍說過的話。
        碧言的笑容收斂,道:“你留在紫薇星域的人,難道就沒有告訴你,如今的六大種族,早就在我的掌握之中了嗎?”
        李牧一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碧言又道:“本來想要殺了你,不過念在你拼死保護我的份上,我留了你一條狗命,如今,我已經逐漸適應了地球的仙道法則,實力恢復,用不著你了,不過,念在以前的舊誼上,我勸你,不要去仙宮,神玄境的強者進入,也九死一生,就憑你,只不過是和其他那些所謂的仙門修士一起,成為被別人利用的炮灰而已。”
        李牧氣道:“你這是在關心我?”
        “隨念你怎么想吧。”碧言一臉無語地道:“言盡于此,若是被我在仙宮中看到你遇險,我也不會救你,說不定,看不順眼,還會直接送你上路。”
        說完,不等李牧回答,她直接離開了。
        身形一閃。
        碧言出現在了天榜石碑前。
        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因為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漂亮了,宛如九天玄女一樣,尤其是碧綠色的長發,有一種魅惑人心魂的奇異力量,絲毫不比之前的云光圣女、水月仙子等人遜色,甚至還要超出一籌,一下子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是誰?”
        “從未見過,這么年輕……真的是好漂亮啊。”
        “莫非是那個仙門的傳人?看起來很年輕啊,就來爭奪天榜排名,不會是來搞笑的吧?”
        “估計是哪個小宗門中,被慣壞了的小祖宗,不知道天高地厚。”
        人群中議論紛紛。
        很多人被碧言的美色所震驚,但不相信她有登上天榜的實力。
        這時,碧言出手了。
        轟!
        一道掌印,按在天榜石碑的碑面。
        瞬間,金光爆炸一樣泛動。
        廣場上的許多修士,一下子被刺的眼睛劇痛,失明,眼淚嘩啦啦地就流淌了下來,反應快一點的運功護住了眼睛,但也只能看到一片金光,不能視物。
        等到他們的視覺恢復,才發現,天榜石碑上的排名,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青狐神’三個字,高高居于天榜石碑第一位。
        天榜第一。
        而剛才那個驚艷無雙的綠色長發美女,已經不見了蹤影。
        “剛才發生了什么?”
        “那個女子……是青狐神?她是一尊神明嗎?”
        “天榜第一,我的天啊,問問壓住了天庭六部的老怪物們,這……我剛才說的話,沒有被她聽到吧?”
        剛才議論紛紛的修士們,此時都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誰能想到,這個秀美嬌俏的女子,實力竟然這么恐怖。
        李牧心中的震驚,也是久久不能平靜。
        實力已經這么高了嗎?
        才過去多久時間啊。
        接下來,依舊有一些老怪物們出手,不斷地競逐天榜排名,而李牧的名字,始終都壓在玉驚風的名字之前,居于倒數第二位,即便如此,也沒有人敢嘲笑李牧。
        玉驚風以上皇境的修為,登上天榜,震驚了無數人。
        而李牧以王者境的修為,登上天榜,可以說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跡。
        可以想象,此一戰之后,東方的修煉界,將會何等傳播議論這個名字。
        李牧并沒有等到天榜排名爭奪結束,他提前離開了金臺觀。
        當他從內廣場之中走出來的時候,外廣場上,已經是人山人海,密密麻麻地擠滿了人,都是來自于各地的修煉者,甚至還有一些外國人,都如同朝圣一樣,不只是廣場,就連廣場之外的山道,山坡上,都是人。
        人山人海。
        李牧從內廣場走出來,一下子,無數道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出來了,出來了。”
        “是李牧。”
        “怎么出來的這么早?”
        “不會是被趕出來了吧?”
        各種議論,嘈雜起伏。
        之前李牧進入內廣場,得以參加仙魔大會的消息,早就在外面傳開了,哪怕是一些人來得晚,沒有看到那一幕,卻也聽說了,其中不乏一些人,心懷妒忌。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此時,看到李牧提前出來,就有了很多猜測。
        一下子無數道目光,都集中到了李牧的身上。
        李牧皺了皺眉。
        他的神識,何其敏銳,瞬間覆蓋整個外廣場和山道,就感覺到,有不少的邪道氣息,混雜在人群中,不少的修士身上,沾染業力,一些人的身上,還有濃郁的血腥氣息,顯然是殺人如麻。
        這些都是凡間俗世的修煉者,沾染這么多的血腥氣息,殺的必然是凡俗之人,少不了什么作奸犯科,尤其是一些邪道功法,殺人動輒數十上百,很可怕。
        這天大地大,很多事情,真的是已經無法依靠以及之力控制了啊。
        李牧先隔離箱,看向周圍眾人,道:“來到了寶雞市內,我不管你們什么宗門什么幫派什么靠山什么背景,最后都給我老實一點,爪子都收起來,仙魔大會結束了,就老老實實滾出去,以后少做惡事,天地靈氣爆發,不是給你們有些人膨脹起來傷天害理的,要是犯在我的手里,別怪我不客氣。”
        說完,李牧帶著云光圣女往大廣場外走去。
        周圍眾人都是一陣面面相覷。
        當然,也有人心里一陣陣的心虛。
        “你給我站住。”
        有人開口,從身后喝住李牧。
        “你算是什么東西,也敢在這么多江湖同輩的面前,大放厥詞?”一個火紅色長發的老者,面容陰鷙,冷笑著道:“真以為進去過內廣場,就比自己當成是仙門上仙了?呵呵,驢不知臉長,最后,還不是被提前趕出來了?”
        另一位紅發老者的同伴,身體猶如猿猴,面目丑陋至極,臉頰上有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刀疤,如鐵水燙過一樣,指著李牧,道:“真把自己當成是東方戰神了?呵呵,不就是成名早一點嗎?三五年之前,你或許還可以耀武揚威一陣,但是現在,大家都已經在修煉了,你那點兒手段,就像是猴子把戲,還要拿出來作威作福?”
        李牧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他看了這兩個人一眼,道:“殺了他們。”
        眾人一怔。
        云光圣女卻明白李牧的意思。
        她的身形,卻是一動,猶如流光幻影一樣,在這兩個人的身上,輕輕放一拍,去而復返,一瞬間的事情而已。
        砰砰!
        這兩個人瞬間就化作血水肉泥,倒在了地上。
        驚呼聲一片。
        周圍修士,紛紛退開。
        李牧掃視一圈,道:“還有人要說什么么?”
        一片安靜,落針可聞。
        李牧轉身離開。
        云光圣女跟在李牧身后,也里去了。
        許久,廣場上的眾人,才又喧嘩議論了起來。
        “這個李牧,也太血腥暴戾了吧,隨便殺人,簡直就是個暴君。”一個面目清秀,還帶著點兒嬰兒肥的小姑娘,不忿地道。
        “就是啊,一個殺人魔王,屠夫,視別人的命如草莖螻蟻,還一直以守護神自居,真的是不知道羞恥……”小姑娘的閨蜜,也是一個美女,眉黛如畫,頗為知性,十八歲的樣子,一臉的義憤填膺。
        一位老年修煉者道:“你們啊,還是太年輕,你知道死掉的著來年我給是誰嗎?【血魔】徐賁,【魔山】鄭思,都是最近一年邪道上殺人如麻的屠夫,不知道有多少無辜者,死在這兩個魔頭的手中,修煉魔功,不把人命當回事,他們倆死了啊,也算是活該。”
        “的確,這兩個人死了,當真是為民除害了。”另一人道。
        圓臉漂亮姑娘道:“雖然他們該死,但也應該審判啊,李牧說殺就殺,也和這兩個人無異吧。”
        廣場上起了爭論。
        這時,內廣場的大門,又打開了。
        這次走出來的,卻是純陽一脈的傳人不滅道士。
        “諸位,仙魔大會已經結束,哪位有想要拜師的,可以開始遞帖子了,”不滅道士道:“不過,丑話說在前面,若沒有仙緣,就不要糾纏,一顆紅心,兩手準備,不得騷擾。”
        眾人一下子,就沸騰了。
        那知性姑娘想起了什么,問道:“不滅仙長,仙魔大會已經結束?我能不能問一個問題。”
        不滅道人看這姑娘倒也有靈氣,道:“你問吧。”
        知性姑娘道:“請問道長,剛才離開的那個李牧,是因為犯了什么錯,被驅逐出來的?”
        “犯錯?”不滅道人一愣,道:“誰說他是被驅逐的?”
        -----------
        還有一更,在大約十二點左右。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