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409章 抱團取暖
楚天舒聽了周立軍舉的例子,覺得好笑又不好笑出聲來,便站起來,給兩個人的茶杯里續上水,問道:“這種情況,省委就不沒看出來么?”

“哪能看不出來?”周立軍喝了一大口,繼續往下說。

省委看出了楊國光的軟弱,楊國光自己也覺得窩囊,正好省商務廳的廳長胡青山到點退休,通過胡青山的推薦和鄧子健的協調,楊國光調任省商務廳當了廳長。

溫啟雄撿了個便宜,順勢升任市委書記,省里把省商務廳的副廳長周立軍調過來,當了樂騰市的市長。

溫啟雄是鄧子健的得意門生,學到了老師為官手腕中的剛硬,又融進了自身性格中特有的隱忍,遇柔能剛,遇剛能柔,剛中有柔,柔中帶剛。

而且溫啟雄的個人能力確實比楊國光強,對于柯有慶,面子上給夠了尊敬,背地里卻請鄧子健出面找他談,說決不允許出現第二個楊國光,再這么下去,省委追究下來,樂騰這塊“根據地”就要“失守”,對誰都沒有好處。

柯有慶心里不爽,但鄧子健發了話,他也無可奈何,想想離退休沒兩年了,真鬧得“根據地”失守了,怕是晚節不保,因此便動了退而求其次的心思,只要沒有人觸動他的切身利益,他就不干預朝政。

柯有慶不干預朝政,并不代表他就甘心退居二線,平時除了跟溫啟雄面子上過得去,在其他人面前,總免不了要擺一擺他的老資格,誰要是惹得他不開心,照樣吹胡子瞪眼睛,一點客氣都不講。

市委副書記還兼任市紀委書記,這在全省各地市州獨此一個,放在全國范圍,恐怕也是鳳毛麟角。

溫啟雄逐漸掌握了樂騰政壇的主導權,曾經勸柯有慶不要再兼任紀委書記,想把這個職位交給自己的親信。

可柯有慶表態說,寧可放棄市委副書記也要當紀委書記。

真要這么做,豈不等于是對柯有慶降級使用,溫啟雄很是為難,只好作罷。

剛開始,溫啟雄挺不解,跟周立軍私底下議論過,柯有慶當著管組織的副書記,權力已經足夠大了,為什么還非要抓著紀委書記不撒手呢?

后來大家終于鬧明白了,因為提拔任用干部的話語權掌握在溫啟雄手里,柯有慶不太關心這一塊了,他把施展權威的重心轉移到紀委工作上,誰要是對他不利,他就利用紀委的調查辦案權,對其形成震懾。

這年頭,領導干部就算你自身能做到潔身自好,誰又能保證你的親朋好友嫡系下屬的屁股全都都是干凈的?

樂騰市絕大多數領導都是土生土長的干部,誰是怎么起家的,誰有幾把刷子,誰的弱點在哪里,互相知根知底,哪個經得起雞蛋里面挑骨頭,所以,面對柯有慶的淫威,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楚天舒突然問道:“周市長,就沒有人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么?”

“有哇!任建新算一個……”周立軍講到這里,突然閉了嘴,抬頭看了楚天舒一眼,又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幾大口,人仿佛清醒過來了,抹抹嘴,說:“算了算了,不說了,牢騷太重防斷腸啊!”

見周立軍收住了話頭,楚天舒也沒有再多說什么,收拾了茶杯水壺,起身告辭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楚天舒洗完澡躺在床上,把今天發生的一切以及周立軍介紹的情況又在腦子里過了一遍,既理解周立軍的憋屈,迫切希望和自己一起抱團取暖,更感覺任建新的死因錯綜復雜,追查下去的難度和風險比預想的要大得多

想到這些,楚天舒久久不能入眠。

與此同時,在“名門貴足”足浴城的一間豪包里,有兩個人也睡不著,在緊張地進行著抱團取暖的密談。

包房里沒有按摩小妹,只有燕文鋒和柯有慶兩個人,他們半躺在沙發里,抽煙喝茶。

晚宴結束之后,燕文鋒陪同柯有慶來到他自己經營的“名門貴足”的總店,做了一個保健足療,然后關起門來“說說話”。

燕文鋒明顯有話要說,可又說的吞吞吐吐,柯有慶表現出略帶一絲關切的不滿。

可在燕文鋒看來,柯有慶的這種態度正是最讓他拿捏不準的。他不清楚柯有慶表現出來的關心和不滿的混合,到底是因為他某些行為上的失誤,還是其他原因,而這直接導致了燕文鋒對于柯有慶的態度始終處于一種忐忑的狀態之中。

“老燕,我們老兄弟之間,有什么話就痛痛快快地說。”柯有慶用溫和的目光看著燕文鋒,不悅地說:“今晚上你喊我來,總不是閑的蛋疼吧?”

看到燕文鋒忐忑的樣子,柯有慶最終收起了自己輕微的不滿,用招牌式的微笑看著他,那樣子就仿佛對方是自己的下屬或者晚輩,而不像是他嘴里說的自家兄弟。

“柯書記……”燕文鋒再次開口,卻被柯有慶打斷了:“老燕,什么書記不書記的,就喊老柯,聽著親切。”

“老柯,我聽說,這個新來的楚天舒可比任建新更有背景,更不好對付,以后會不會很難過啊?”燕文鋒隱晦地說出了自己的擔心,話里另外一層意思是,如果柯有慶控制不住楚天舒,就可能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大家日子都不好過。

聽到燕文鋒的話,柯有慶皺了皺眉頭,表現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在思索一會兒之后他抬頭看向燕文鋒:“楚天舒不用你操心,只要我們的籬笆扎得緊,他一個外來戶,翻不出大浪來。”

柯有慶調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原本的和藹瞬間被嚴肅取代,這看起來與電視上的他有幾分相似。

“其實,我也是這樣想的,只是現在攤子鋪的有點大,手底下人多手雜,可能有些剛入道的人不懂得輕重,有些事情處理得不好,我又不一定都清楚,會被人家抓住把柄。”燕文鋒無奈地說道。

柯有慶斜了燕文鋒一眼,一連聲地問道:“老燕,你這是怎么了?還沒交手呢,就心虛了?你一只老燕子了,還能怕了楚天舒這只外來的小家雀?”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