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帝火丹王 > 第3489章 嘉裕城少主
    歐坤當然知道,解決目前嘉裕城的窘境,最好的方式就是將賁云神朝滅掉。

    可問題是,賁云神朝作為中州八國的第一強國,可不是那么好滅掉的。

    歐坤不是沒有這個心思,而是不敢有這個心思。

    “算了,此事先不提……”歐坤道。

    宋立也知道,歐坤不是不想將賁云神朝給滅掉,而是他覺得這件事無法做到。

    宋立也沒有打算一下子就讓歐坤擁有推翻賁云神朝的決心,只要他知道嘉裕城除了這條路外,可以說是已經無路可走了便可。

    宋立點點頭,既然歐坤先不打算提及滅掉賁云神朝之事,那就先不提。

    說實在的,宋立也沒有什么信心。

    是否有能夠推翻賁云神朝的資本歸根結底還是要看東廷之地的發展態勢,如果寧淺雪真的能夠搞定東廷之地,以東廷的勢力而言,的確有與賁云神朝對抗的資本了,否則,一切都是飄渺的付云。

    宋立轉念道:“毒巫圣殿一直以來都受到賁云神朝的打壓,也完全可以成為盟友,難道城主你就從來都沒有考慮過。”

    歐坤喃喃道:“此時還需要副城主你去跑一趟……”

    歐坤臉上帶著諂媚的笑意,此時,他的確需要宋立為嘉裕城奔走。

    無論是毒巫圣殿,還是說東州和北州,如果想要結成盟友,都需要宋立出面的。

    歐坤自己可是同這些地方的人呢沒有什么交集,估計也無法達成什么同盟協議。

    “對了,還有東州和北州之地,也需要你為嘉裕城多多奔走。”歐坤笑道。

    宋立瞥了歐坤一眼,沒好氣道:“我只是副城主,并不是城主,憑什么要我奔走?”

    宋立其實一開始就知道,這些地方都需要自己去奔走的,心里頭也做好的準備,要前往這些地域為嘉裕城拉盟友。

    不過,宋立不可能白白的為嘉裕城四處奔走,他也是有條件的。

    “對了,炎騰國也需要你這位副城主去一趟,本城主歸來的時候,炎騰國國主已經明說了,如果想要促成雙方的結盟,你宋立需要到炎騰國一趟,至于具體事情,老夫也詢問了,不過炎煌那老匹夫并沒有說,而且炎闕這次跟老夫來,就是為了接你走一遭炎騰國。”歐坤道。

    宋立之前聽付安說炎闕又來了,便猜了個八九不離十,現在證明,他猜對了。

    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宋立清楚,炎騰國多半存著要用他宋立的靈火清除炎圣火的打算,只是宋立沒有想到,炎騰國竟然以此為條件了。

    這對宋立而言,其實并不是一件難事。

    帝火為其炎圣火火種清除雜質,使得炎圣火的火元力的精純度再上一個臺階,對宋立也沒有什么壞處。

    這也是煉丹師之間可以相互幫助的地方,雖然說對于一些低品質靈火而言,即便清除一下雜質,靈火的威勢提升的限度也有限。

    可對于炎圣火這樣的最為頂級的靈火,如果清除一次雜質,整個火種的威勢會提升的十分的明顯。

    只不過,為靈火清除雜質,需要更為強大的靈火才能完成。

    炎騰國非要讓他去一趟,肯定是因為這件事。

    因為有求于宋立,宋立相信自己此行是安全的。

    靈火這東西又與其他的寶物有著極大的區別,不存在殺人奪寶的可能。

    可問題是,對方以此為條件,讓宋立心又不爽。

    不過仔細想想,自己也算是欺負過一回炎闕,這一次,也算是做一次補償吧。

    當然,表面上,宋立并不想輕易答應。

    “歐城主,這些事情,我會為嘉裕城奔走,但我宋立必須知道,嘉裕城未來的城主是誰?我可以相信歐坤,但我未必能夠相信未來的嘉裕城城主,我需要確定未來的嘉裕城城主是何人……”宋立喃喃道。

    歐坤輕笑了一聲,搖了搖頭,他知道宋立究竟是個怎么樣的心思。

    宋立說的非常婉轉,還反問他未來的城主會是誰?

    可實際上呢,宋立的目的不是想要知道未來的城主是誰。

    他是想要讓他給個準話,問他未來的城主是不是付安。

    很明顯,他之前想要將歐蘭嫁給炎騰國太子的決策,讓很多人心里頭產生了動搖,其中便有宋立。

    現在回想一下,歐坤也必須承認,那個決策有點病急亂投醫的嫌疑。

    決策作出后,的確讓很多人都會覺得,未來的嘉裕城可能未必會就交到付安的手中。

    可實際上呢,歐坤從來都沒有想過將城主之位交到他人的手中,付安是他唯一推崇的人選。

    “哼,你不就是為付安打抱不平么,老夫知道你的那點心思。”歐坤盡管也明白,宋立跟付安的關系十分的要好,也理解宋立的想法。可他仍舊有些微怒,不管怎么說,他現在才是嘉裕城的城主,并非付安。

    而宋立卻根本不在乎他,反而更加的在乎付安。

    不管怎么說,宋立也算是嘉裕城的副城主,現在副城主不想聽他這個城主的命令,反倒是對于他的繼承人歸屬十分看重,只要是人,就會心生怒意。

    宋立微微頷首,一點都沒有隱藏自己想法的意思,道:“我為嘉裕城做事,自然是沒問題,但前提是這座嘉裕城未來是屬于付安的,是我宋立的至交的,如若不然,我宋立何必為其賣命。”

    “你……”歐坤更加憤怒,身上爆發出氣息十分的強大,那是天混境強者的氣息,一般人可是無法承受。

    不過宋立還是能夠堪堪的抵擋的住的,也幸虧他不久前突破到了神混境,若是仍舊處于法魂境七層,定然擋不住如此強大的氣息。

    宋立怡然不懼,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歐坤很快就平復了下來,宋立的話和行為雖然讓人生氣,但是歐坤也是理解。

    人與人是不一樣的,他歐坤可以為嘉裕城犧牲自己的利益,可憑什么讓別人也同他一樣。

    再者說了,宋立十分看重同付安的友情,這對他以及對整個嘉裕城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宋立歸根結底,也是為了付安好。

    只不過,宋立將他歐坤想的太可惡了,亦是太不相信他歐坤了。

    這才讓歐坤感覺到氣憤的。

    “哼,老夫答應你,明日我就會當著整個嘉裕城的面,確定付安的身份,付安便是老夫之后的嘉裕城的城主。”

    歐坤也算是就坡下驢了,他本來就從來沒有打算過讓別人來執掌嘉裕城,在他眼中,嘉裕城未來的城主不會是別人,只能是付安,這同付安是否會娶歐蘭根本沒有什么關系。

    他之所以如此痛快的滿足宋立的要求,并非是完全為了宋立,更多的是為了安撫如今嘉裕城的民心。

    因為前段時間的人,太多人產生了不該有的聯想,這對嘉裕城內部的和平是十分不利的。

    現在既然宋立提到了,那他就滿足宋立的要求就是了。

    宋立點點頭,道:“這樣最好!”

    宋立倒是不客氣,思慮了一下,又補充道:“那好,明天你宣布完,我便同炎闕先去炎騰國,隨后順利去毒巫圣殿以及北州,至于事情成與不成,我宋立可不打包票。”

    歐坤微微頷首,道:“好!”

    歐坤突然下令,明日早晨所有嘉裕城的人要在城中閱兵臺集合,他有重要的事要宣布,一下子讓嘉裕城熱鬧了起來。

    所有人都在猜測歐坤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搞的這么突然,并且還要嘉裕城中所有人都參加。

    一時之間,猜測什么的都有。

    宋立心中有數,自然一點都不好奇。

    第二天一大早,宋立就早早的來到閱兵臺前,宋立看到了付安,看的出來,付安已經知道了今天城主召集全城的人究竟所為何事。

    看到宋立,付安便朝著宋立走了過來。

    “多謝!”付安道。

    宋立搖頭道:“你我之間就不用說謝了。”

    付安點點頭,也不想在這上面多說什么,轉念道:“下午我跟你一同出發。”

    宋立愣了一下,道:“你也去?”

    付安道:“我肯定是要同你一起的,誰都不敢保證你先后去炎騰國、毒巫圣殿和北州之地就一定安全,多個人多個照應,也不能讓你一個人為嘉裕城奔走啊。”

    宋立思慮了下,道:“那也好,畢竟是讓他們跟嘉裕城結盟,你隨我一起,也能夠顯示一下嘉裕城的誠意。”

    付安道:“嗯,這也是我要跟著你去的原因。”

    歐坤當眾宣布付安從即日起便是嘉裕城的少主,未來嘉裕城會全部交到付安的手中。

    宣布之后,現場掌聲雷動。

    看的出來,在嘉裕城,付安還是非常具有威望的,也沒有人提出任何的反對意見。

    盡管說以前所有人都知道付安日后會成為嘉裕城的城主,可畢竟沒有正兒八經的宣布過,很多人還存有疑慮。

    不過今天歐坤當眾宣布,算是坐實了這件事。

    日后,嘉裕城的人也只會認付安這么一個少主。

    這也是嘉裕城的規矩了,為了表面發生爭權奪利的事件,價值嘉裕城也不是皇族家天下,所以嘉裕城未來城主的人選一旦當眾宣布,就不能更改。

    除非少主做出大逆不道之事,要不然,任何人,包括城主都不能再次罷免少主。

    在嘉裕城,宣布少主人選是非常嚴肅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么,多年來付安已經被人認作是嘉裕城的少主,未來要接掌嘉裕城的人,可這公開儀式始終都沒有舉行過的原因。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