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逍遙派 > 第1839章 純粹是羞辱
    看到馬靖的慘狀之后,龐如淵知道自己兩人敗了,他實在不甘心,兩個人聯手竟然還不是一個衛易悼的對手。

    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實力和衛易悼之間是越拉越大了。

    當衛易悼轉頭看向自己的時候,龐如淵心中一顫,迅速朝著外面遁走了。

    馬靖沒有死,他能夠感覺到,而且衛易悼也不敢在這里殺人。

    可是衛易悼剛才出手絕對不會便宜馬靖的,馬靖的傷勢絕對不輕。

    現在就剩下他一人,他可不想被衛易悼蹂躪,自己現在退出,雖然同樣狼狽,但是還能保證一點自己的顏面。

    可惜,當他想要逃走的時候,衛易悼早就意識到了,一下子就攔住了他的去路。

    “龐如淵,你今天休想離開!”衛易悼不等龐如淵回答,便立即出手了。

    “混蛋,衛易悼,外堂收納元老成員,關本堂主何事?”龐如淵吼道。

    “哈哈~~”衛易悼嗤笑一聲道,“好啊,現在你倒是將這些都推到馬靖身上了,推得干干凈凈,你當本堂主是傻子嗎?”

    話語落下,衛易悼直接破開龐如淵抵擋的掌勁,然后一掌印在了龐如淵的胸口,龐如淵被身子一顫,并沒有被震飛出去。

    可是他的臉色變得很是蒼白,嘴角的血跡不住的滑落。

    “你!”龐如淵不知道衛易悼為何手下留情了。

    他本來已經做好了重傷的準備,可現在的傷勢還沒有那么重。

    ‘嘭’的一聲,衛易悼退一掃,直接踢在了龐如淵的腰間,龐如淵伸手一擋,可是他根本無法擋下,整個人這才被震飛了出去。

    在被震飛出去的時候,衛易悼馬上便跟上,然后再次踢飛,踢飛,連續踢飛。

    龐如淵爆發出了怒吼聲,想要抵擋,卻完全擋不住,只能一次次被衛易悼踢飛。

    這絕對是對他的一次次羞辱,他都想著自己還不如像馬靖那般直接重傷,那樣算是一了百了,也不用遭受如此的羞辱,在這么多的人面前,自己以后的顏面何存?

    周圍的這些元老們都是傻眼了,衛易悼以一敵二擊敗兩人已經無比震駭了,現在他更是赤裸裸的在羞辱龐如淵,這一切都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葬神堂那邊的元老臉上露出了憤怒之色,可惜沒有辦法,他們還不敢上去。

    天魔堂的元老臉上露出了解氣之色,萬魔堂的大部分元老也是如此,畢竟能看到葬神堂的人吃虧,機會可不多。

    衛易悼緩緩從空中落下,落在了龐如淵的面前。

    龐如淵趴在了地上,整個人無比的狼狽,身上血跡斑斑,披頭散發,哪還有一堂堂主的風范?

    衛易悼一把攥住龐如淵的頭發,將其拉了起來。

    “龐如淵,你沒有資格和我斗!”衛易悼冷冷地說道。

    “哼,哼!”龐如淵低哼了兩聲,雙眼迸射出無比的仇恨,盯著衛易悼道,“衛易悼,你等著,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那為了以防萬一,我是不是應該免除后患?”說話間,衛易悼的另外一只手扣住了龐如淵的脖頸間。

    “衛大人,不可啊!”天魔堂一脈的有些元老不由急忙喊道。

    葬神堂一脈的元老急忙朝著衛易悼沖了過去,他們可不能真的讓衛易悼殺了龐如淵吧。

    “滾!”衛易悼轉頭朝著沖上來的葬神堂一脈元老大喝了一聲。

    這些元老的身影都是一滯,一個是衛易悼的氣勢太強,他們都是有些難以承受,還有一個便是衛易悼掌控了這一片區域的天地之勢,他們這些人想要靠近自然受到了壓迫。

    “你不敢殺我!”龐如淵不信道。

    衛易悼沒有出聲,只是手上的勁力更大了。

    龐如淵覺得自己就要死去了,他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了一個念頭:“衛易悼真的會殺自己?”

    在他的想法中,覺得衛易悼不敢,可是當他看到衛易悼這冷漠的眼神之后,再加上扣著自己脖頸的手勁越來越大后,他有些驚恐了。

    衛易悼殺了自己,或許魔殿看在他的天資和潛力上不會殺他,就算是重罰,那也換不來自己的性命啊,他豈能甘心死去?

    “不~~不要~~”龐如淵口中發出了求饒的喊聲,這喊聲很是微弱了。

    ‘咔嚓咔嚓~~’還未等龐如淵發出凄慘的叫聲,衛易悼扯著龐如淵頭發的手猛地往上一拋,將龐如淵拋到了空中,然后迅速將龐如淵的四肢直接折斷。

    ‘嘭’的一聲,龐如淵掉落回地上,他才發出了凄慘的叫聲。

    “龐大人!”葬神堂一脈的元老驚呆了,看著地上四肢扭曲,不斷抽搐的龐如淵,他們根本沒想到衛易悼竟然如此狠毒。

    這樣的傷勢并不致命,純粹就是羞辱人。

    “龐如淵,你說得對,我不會殺你,殿中的規矩我可不會犯,殺你這個敗類,陪上我的性命,不值得。”衛易悼一腳踩在龐如淵的胸口,俯下身子拍了拍龐如淵的臉,淡淡地說道,“不過,你也真夠窩囊的,這么怕死?還是葬神堂的堂主,真是丟人現眼!”

    龐如淵口中想要出聲怒吼,可是他現在的傷勢讓他都有些喘不過氣了,更何況是吼叫了,他只能瞪大了雙眼,那憤怒的眼神盯著衛易悼,其他的便無能為力了。

    “衛易悼,還不住手!”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怒喝聲響起。

    兩道人影迅速朝著這邊掠了過來。

    衛易悼抬頭看了一眼,然后沒有理會那人的喊停,腳下再重重用力一踢,直接將龐如淵踢飛了出去。

    龐如淵在空中吐了一口鮮血之后,頭一歪便陷入了昏迷。

    “也好,算是解脫了。”這是龐如淵陷入昏迷前的最后一個念頭。

    那些葬神堂一脈的元老急忙過去講龐如淵接住了,忙著替他療傷。

    “衛易悼,你好大的膽子,老夫讓你停手竟敢違抗命令?”說著,一道人影加快了速度,朝著衛易悼沖了過去。

    衛易悼眼中精芒一閃,朝著這人迎了上去,喝道:“吳仁平,你算什么東西?”

    “易悼,別沖動,趕緊住手!”和吳仁平過來的那個人看到衛易悼的動作后,不由急忙喊道。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